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情感 > 私家侦探

私家侦探

2016-09-22 03:29 PM作者:caoporn在线成人视频,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caoporn在线视频

天空是一片澄净的蓝,太阳把那片蓝照射得明亮而耀眼。几片白云,在天际悠悠然的飘荡着,带着一份懒洋洋的、舒适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意味,从天的这一边,一直飘往天的另一边。这种天气,这阳光,这云层,这初夏的微风在在都令人感到喜悦。

  在一个万籁俱寂的夜晚里。云和他的女秘书小姐小岚,下班后,在一间近郊的花园洋里幽会,这间别墅是云租来的。

  云开了一间侦探社,自己是私家侦探,外表长的英俊非凡,很讨女人喜欢的那种典型。小岚是他请的女秘书,是一位非常漂亮,而又热如火的女郎,小岚来侦探社没上班多久,两人就勾搭上了。

  这间花园别墅是他们经常幽会的场所,现在云正和小岚搂抱着在热吻、爱抚着。他吻她、爱抚她,而他们的衣服,已经抛在椅子和地板上了。

  云早已欲火难禁,大肉棒跳出了裤裆,青筋暴跳,好像一跟紫色的大茄子一样。小岚一见此物,伸出手握住抚弄,并将屁股向上抬高,两条腿左右分开,急急的将大肉棒,肏向自己的屄里┅┅云用力一挺,淫水四溢┅┅“哎呀!痛死我了,云┅┅轻一点嘛┅┅”小岚一声惨叫!“那你在鬼叫什么呀!受不了啊┅┅”云说着便挺起身子,把小岚屁股抬高,顺势把她的两只脚给架上了肩头。云猛烈的向前冲击,小岚挺起屁股往上迎凑,媚眼如丝,屄里可一紧一松吸吮着云的大。

  云忍不住叫了∶“小岚啊┅┅你的屄可真棒┅┅再多来几次呀!”说着云就狂抽猛送起来,犹如狂风暴雨一般。

  小岚淫性大发,咬紧牙根,秀发散乱,嘴里也开始呻吟起来∶“云┅┅用力呀┅┅现在是你努力的时候了┅┅爽死我了┅┅”云汗流浃背,气喘喘的,渐渐地有点累了∶“小岚┅┅换个姿势┅┅让我在下面休息一下吧!”

  小岚起身往云的肉棒一沉,瞬间扑吃声大作,淫水和汗水混杂,床单也湿成一片。“小岚,快把嘴张开┅┅我快要出来了┅┅喔┅┅喔┅┅喔┅┅”小岚起身用嘴快速的帮云套弄着。

  云射了,射在小岚的嘴里、脸上┅┅云起身拿起毛巾,帮小岚擦擦汗,按摩着。云笑着说∶“过瘾了吗??痛快死了┅┅”小岚道∶“但是明天还有些事要做┅┅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有一个客人到私家侦探社来见云,这个人三十岁,身材粗壮,浓眉大眼厚嘴唇,他问道∶“你就是云侦探吗?”

  云点头含笑道∶“正是,请问有什么指教?”

  那人道∶“你可以叫我阿彬。有一个女人,她名叫慧菁姐,是个很厉害的女人。”

  云问道∶“你指她哪一方面厉害?”

  小岚白他一眼,问阿彬道∶“慧菁姐怎样厉害?”

  阿彬道∶“她是个高利贷皇后,许多人都这样说,舞小姐都认识她,向她借钱,我也见过慧菁姐,她是个三十四岁的妖妇,我是说,她是个很风骚的中年女人,身材很性感,模样很诱人!”

  云问道∶“她的样子怎样诱人?”

  阿彬道∶“男人见了她,都愿意减几年寿命和他来场鱼水之欢!”

  小岚笑了一声,说道∶“她这种女人,怎可以放高利贷,放高利贷的女人,不论男女,都是凶神恶煞般的,她这种型的,怎么可能?”

  阿彬道∶“所以才说她厉害,她是个艳如桃花,毒如蛇蝎的女人呢!有一些舞小姐,欠了她的钱,到期无法还清,那就惨了,被她手下毒打,不过,也不一定是毒打的,她有她的办法,你不依照她的办法,她才会要手下打你,顺从了就放过你!”

  云问道∶“她的什么办法?”

  阿彬道∶“用女人的原始本钱。”

  “有许多舞小姐都干副业的,慧菁姐有路不是正好吗?”云疑问的说着。

  “不是接客,而是要她们做明星,是小电影演员。”阿彬回答着,接着说∶“慧菁姐除了高利贷皇后外,还有一个花名,是「小电影皇后」,当然主角不是她,如果舞小姐不就范,便要手下把她们毁容。”

  “那么你找我的原因,是你旗下的小姐被慧菁姐威胁对吗?”

  阿彬道∶“这是我个人的猜测,如果你愿意接下这个案子,这便是她们的资料。至于费用,有什么支出你尽管找我,这是一半的费用,事成再付另一半。”

  云接过资料,看了一下,有两个人,分别是小欣和小琪。

  阿彬问云道∶“你有什么计划?”

  云说∶“我一时也不知怎办,我先去找慧菁姐好了。”

  阿彬道∶“这是很危险的,慧菁姐性感、漂亮,你见了她,也不会相信他是小电影的老板的。”

  云说道∶“我认为,是不是被慧菁姐抓走了,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我会替你详细调查的。”

  这晚慧菁姐和她身旁的手下正在酒家里饮酒,身旁四个美女分别为淑玲、丽珍、玉婷、以及小伦。

  小伦喝了口酒,低声对慧菁姐说∶“你注意到那独坐的男人吗?”

  慧菁姐说∶“我注意很久了,他一直看着我们。”这家伙是个猛男,找他当我们电影的男主角,肯定是不错的。今晚正想找个男人玩玩,小伦,去把他请过来。

  小伦经过一番勾搭之后,把云请到了她们那一桌,酒过三巡,慧菁姐便说要出去走走,于是一行人买单之后开着车在路上逛着。突然云吃了一惊,他发觉有一只手在他的下体游走着,这不是慧菁姐,因为她的一双玉臂,已经绕在他的颈上了,看看旁边的小伦,正以一种诡异的笑容笑着。小伦的手拉开了云的拉炼,“哗!”的一声,惊动了所有人。

  坐在前座的淑玲、丽珍、玉婷也纷纷回过头来直呼∶“发生了什么事?”

  小伦吐了吐舌头说道∶“真利害!原来云是马投胎的呢!犀利呀!”

  丽珍问∶“什么一只马呀?”

  “我向他检验,吓了我一跳,雄伟异常,从未见过这么大尺码。有劲、又有热力,就像火棒一般。”

  丽珍道∶“只是不知是不是中看不中用?”

  小伦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你们自己来试试吧!”于是众人都先后摸过,也都不禁发出惊呼声。

  慧菁姐也忍不住去摸了一下,说道∶“看来我们今晚找了一个很棒的男人。

  你喜欢我们吗?云。”

  “你们五个都是十分迷人的女人呢!”

  “你也喜欢她们四个呀?太好了,等一会,她们都会和你一起享受享受。”

  回到别墅,小伦要云先去洗澡,说道等一会慧菁姐便会进来了。

  丽珍向慧菁姐说有一个提议,明天偷拍云的小电影。

  玉婷说∶“找哪个女主角呢?”

  慧菁姐笑道∶“就找那两个新来的,他们已经同意了,到时二对一想必很精采。”

  云洗完澡出来,慧菁姐已在床上了,她们四人则站在床边,吩咐道∶“云,过来一起看电影吧!”看到第二部时,慧菁姐已自动将脚分的很开了,便起身倒过头去,双手按在她的屄上,用两指拨开两片殷红般的阴唇。只见屄口,露出玛瑙般的肉球,右手食指顺势向里伸进,揉住阴核,轻轻捏了一阵。

  “你弄得我心里好难过┅┅不要再搓弄她了┅┅屄里痒死了┅┅嗯┅┅”

  云非但不理会慧菁姐的喊叫,并进一步用嘴去捉弄她,一口咬住了硬突了的阴核不放,咬的她心里发慌,身子也扭动的厉害,又改用舌尖舔的她又一阵舒服非常。慧菁姐也伸出一只手握住他的阴茎,含在嘴里吸吮,并用舌尖舔着龟头的马眼,嗯哼着。

  他的龟头被他用嘴吸舔的痒痒的,便向她调侃∶“哎呀,慧菁姐,你怎么用舌头舔我的┅┅”忽然看到她那洁白而浑圆的屁股,很是诱人,干笑了一声,心里改变了主意,将慧菁姐拉起,再将自己转到她的身后,下面硬起的龟头,顶着她的屁股沟道∶“给你后面的肉洞尝尝味道。”

  “哎呀!不行┅┅不行┅┅我后面还没给人开过!”

  “嗯!好姊姊┅┅给我吧!”

  慧菁姐只好硬着头皮说∶“唉!你真会捉弄人┅┅好吧!”

  慧菁姐立即翻下身子双膝俯跪,撑起两臂,头向下顶在枕头上,雪白的屁股翘的高高的,说道∶“云哥哥┅┅这还是第一次,你要轻一点入。”

  用两手分开两股粉臀,只见中间现出紫红色的臀口,正在收缩着,他把自己已硬起的大肉棒头,先在她屄上沾些淫水,再对着屁眼轻顶着,两手伸到她的趐胸前,揉住那坠下的乳头。

  “嗯┅┅哼┅┅快点┅┅肏┅┅嘛┅┅我┅┅忍┅┅不住┅┅了┅┅”

  “嗯┅┅”

  “快┅┅快┅┅”

  听她在催促,腰力向前一挺,“滋”的一下,整个龟头已经进去。

  她痛得直叫∶“唉唷,你轻一点嘛,人家痛死啦!”

  他这时正洋洋得意,丝毫不理会她的喊叫,再用腰力猛的一顶,肉棒已进去一半,她痛得浑身发抖,口中连声哀求着∶“阿!好痛呀┅┅亲哥哥┅┅这是给你开苞┅┅你要慢慢肏┅┅”

  这时他觉得自己的肉棒,被她的小屁眼夹的紧紧的,感到无限畅快。

  慧菁姐此时催促道∶“好哥哥,现在不么痛了┅┅你慢慢的抽肏吧!”

  听到她说可以动了,便猛的一顶,整个大肉棒全根肏进,觉得她软绵绵的屁股紧贴在自己的小腹上,真是舒服极了。

  抽肏几下之后,发现她屁眼松多了,便猛力的加速抽肏一阵。慧菁姐也配合的将屁股往后送着,并叫问道∶“这样舒服吗?”

  “舒服的我快美死了┅┅我要猛力的肏,肏死你这淫娃”

  “你怎么用手扣弄人家的前屄呢?┅┅这不是存心整死我吗?┅┅”

  “云┅┅前面的屄痒死了┅┅快肏前┅┅面吧┅┅”

  云把肉棒拔了出来,慧菁姐突然起身,两腿骑在云的大腿上,屄对准翘着的龟头,猛然坐了下去。“啊┅┅妙呀┅┅正好顶到花心┅┅”说着身体往上一提,龟头快要拔出来时,又猛然坐了下去。云只觉得她的淫水不断的流出来。

  “啊┅┅啊啊┅┅我┅┅快乐呀┅┅好┅┅哥哥┅┅快┅┅顶住┅┅我┅┅的┅┅花心呀┅┅!”

  “这样我太吃力,换一个姿势吧!”

  “只要你肏的我爽,随你意思吧!”

  云两手一伸,搂住她的腰,就势坐了起来,说∶“慧菁姐,你的两腿伸到我的后面去。”

  “哎呀┅┅哎呀┅┅这个姿势┅┅肏的我┅┅好爽┅┅呀┅┅好哥哥┅┅你的花样真多┅┅嗯┅┅”

  “嗯┅┅好啊┅┅哎呀┅┅爽呀┅┅嗯┅┅哼┅┅”

  云两腿一缩┅┅将她向前一推┅┅把她推倒仰握,换了正式性交姿势,狂抽猛送。

  “好哥哥┅┅肏死我吧┅┅啊┅┅我的天呀┅┅舒服死了┅┅顶的我快乐极了┅┅”

  云按住慧菁姐的乳房,上按下抽,真把慧菁姐弄得死去活来,哼声连连。

  小伦她们在旁看着,跃跃欲试,小伦道∶“云,快一点嘛!┅┅我已经受不了了。”她们一起附和着。

  慧菁姐如今已被顶的不知人事,只觉得飘飘欲仙,她也不知道丢了多少次阴精,把她稿的死去活来。

  “嗯┅┅云┅┅我不行了┅┅你找她们吧┅┅!”

  云越战越勇,向小伦她们望去,只见四人的屄都湿成一片,流出了不少淫水,显然在旁边看得春心荡漾。

  小伦催促着∶“快来嘛,我┅┅”

  云一听,马上翻身换马,上身一抬,两手支撑床上,臀部下沉。小伦玉指夹着他的龟头,往自己的屄里送。云臀部向下一压,“滋”的一声,便连根都肏了进去。

  云开始大起大落,而小伦也彷佛获得疏通,“啪!啪!”的响着,云一股作气打算快速解决她,好应付其他三个。

  “哎呀┅┅云┅┅真好┅┅肏的我┅┅舒服┅┅死了┅┅哼┅┅我的┅┅好哥哥┅┅我好美呀┅┅嗯┅┅这下可把我顶死了┅┅嗯┅┅哼┅┅美┅┅上天去了┅┅我的爱┅┅快呀┅┅用力肏┅┅呀┅┅我┅┅好┅┅快乐呀┅┅哎呀┅┅我的亲亲┅┅肏死我了┅┅嗯┅┅哼┅┅嗯┅┅我的屄快开花了┅┅啊┅┅我好┅┅痛快┅┅哼┅┅”小伦被云不停狠狠抽肏着,淫水直流。

  “唉唷┅┅我快┅┅丢精了┅┅哼┅┅云┅┅快用力┅┅嗯┅┅哼┅┅”小伦刚说完“力”,云发觉她的阴道收缩着┅┅小伦阴精已丢了。

  这时淑玲她们直叫着∶“云,快来嘛!”由于丽珍近水楼台,所以云又换了马。历经两女未出精,这是他多年的经验累积,使得他不轻易出精。

  云伏在丽珍两腿之间,一手握住了肉棒,一受拨开了丽珍的大阴唇,将龟头塞道屄口。

  丽珍赞美道∶“哎呀┅┅云┅┅你还没肏┅┅我就美了┅┅嗯嗯┅┅看起来┅┅你是个肏┅┅屄专家┅┅我丽珍┅┅遇到你┅┅真是幸运┅┅哼┅┅哼┅┅云┅┅你┅┅磨的┅┅我┅┅美死了┅┅嗯┅┅哼┅┅”

  云磨了一阵子,丽珍的屄很快流出淫水,越流越多,她用颤抖的声音嗯哼着。

  云低下头去吸吮那两颗樱桃,丽珍被他这么一吸,浑身颤抖起来∶“嗯┅┅哼┅┅”的叫着┅┅突然云腰干儿一挺,猛的一下肏进屄里,全根没入。

  丽珍叫道∶“哎呀┅┅云哥哥┅┅肏死我了┅┅哼┅┅哼┅┅嗯嗯┅┅好酸呀┅┅啊┅┅”

  云道∶“我的大肉棒,过瘾不过瘾?”

  “过瘾,太过瘾了┅┅嗯┅┅”

  云见他赞美,就用九浅一深的肏法,让他吃足了苦头,丽珍叫道∶“啊┅┅我的情人┅┅你可把我┅┅肏死了┅┅我上天啦┅┅每下都顶到酸处┅┅我舒服死了┅┅哼┅┅哼┅┅哎呀┅┅我太快活了┅┅云┅┅肏死我吧┅┅哎呀┅┅哼┅┅哼┅┅”丽珍大声浪叫着。

  云说道∶“快告诉我你泄了没有呀?”

  “美死我了┅┅我痛快死了┅┅已经泄了三次了┅┅可是┅┅我还要┅┅嗯┅┅哼┅┅啊┅┅云哥哥┅┅我又要┅┅丢了┅┅啊┅┅”丽珍又再次丢精了,只见他全身无力应战,口里浪叫着∶“嗯┅┅哼┅┅嗯┅┅哼”。

  云见他也差不多了,转眼看看玉婷,玉婷早已忍捺不住,用手在屄中拨弄着,玉婷用手撑住他的肉棒,瞧了瞧说∶“好一个标准的大肉棒,肏起屄来,一定叫人欲仙欲死的。快上马吧,我等好久了!”

  云顺着他的乳房,缓缓的向下游,末到她生长阴毛之处,只觉她阴毛很细,轻轻按住,缓缓抚着。他的手又移到洞口,只觉得湿透了。

  此时玉婷被他挑逗的屄内奇痒,欲火焚心,拉起云的肉棒便往里塞,浪声叫着∶“玉婷今天遇到对手了┅┅云,你肏的好┅┅肏的妙┅┅真是厉害┅┅肏死我了┅┅好痒啊┅┅嗯┅┅哎呀┅┅我又流了┅┅我从未被这么狠肏过┅┅就是死了┅┅也是值得┅┅云┅┅嗯┅┅哼┅┅美呀┅┅云┅┅你真有本事┅┅我情愿被你肏死┅┅嗯┅┅哼┅┅”

  “哎呀┅┅好┅┅好┅┅好爽快呀┅┅好舒服呀┅┅嗯┅┅太好了┅┅哎呀┅┅我的好先生┅┅你真了不起┅┅我已泄了五六次了┅┅哼┅┅我又来了┅┅嗯嗯┅┅哎呀┅┅嗯┅┅啊┅┅我的天呀┅┅哼┅┅”

  玉婷的腿平放在床上颤抖着,嘴唇虽然动着却发不出声音,只是鼻子发着∶“哼┅┅哼┅┅哼┅┅”

  云仍不断的挺着屁股,猛然的肏着┅┅突然,玉婷颤抖的更厉害了∶“啊┅┅我要丢了┅┅哼┅┅我不行了┅┅”

  淑玲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伸出两臂欢迎,看到那双修长的玉腿,往上慢慢看过去,两股中间浓密的阴毛,也已湿成一撮一撮了。云毫不犹豫走了过去,伏身在他两股之中,舔着她的阴核,淑玲舒服的直哼哼叫。接着用两臂抬起淑玲的两腿,肉棒轻轻往前顶着屄口磨着。

  淑玲哀求道∶“好哥哥,人家等这么久了,快一点肏进来嘛,小屄里快痒死了!”

  云闻言,“扑滋”一声猛然的肏了进去,淑玲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一抽一送间,淫水不断的被带出来,看来真的是哈很久了,云将肉棒泡在湿湿暖暖的屄里。

  “云哥哥,快动啦,不要故意折磨我了,用力吧!”

  云又开始猛然抽送起来,淑玲乐的直叫∶“哥!唉唷┅┅这样真舒服┅┅用力吧┅┅我屄里痒的难过,你就任意抽肏她吧┅┅唔┅┅对┅┅对┅┅就是那里痒┅┅你快用力吧!”

  云一边肏一边向淑玲说道∶“好好┅┅我一定肏的你痛快就是了,你这个狭窄的美屄真够味。”

  淑玲感到浑身趐痒难耐,便又催促道∶“啊啊┅┅对了┅┅你就这样使劲吧┅┅我屄里还是痒的很哩┅┅唉唷┅┅美的很┅┅快快用力┅┅”

  他听到她浪叫得厉害,便猛力抽肏起来,肏入时,龟头顶撞着他的花心,弄得她浑身颤动不已,又一阵浪叫∶“唔┅┅唉唷┅┅这样玩弄小屄真舒服┅┅用力┅┅用力┅┅唉唷┅┅肏死小┅┅屄吧┅┅会弄屄的哥哥┅┅我太需要了┅┅唔┅┅哼┅┅”

  “你怎么会这么浪?”

  他的大肉棒整个被那狭窄的阴道夹得紧紧的,觉得酸麻趐痒,湿湿的阴道,使他舒服得嗯哼不休。又一阵疯狂的抽肏,只见她初时浑身扭动,哼呀不已,继而浑身颤抖,咬着牙关,呻吟不已,呼吸急促的浪叫着∶“唉唷┅┅我的云呀┅┅你真会干┅┅浪屄真美┅┅我愿意死在你怀里┅┅啊┅┅唔┅┅不行了┅┅要丢┅┅你快┅┅抵紧花心┅┅我要丢┅┅丢┅┅丢了┅┅嗯┅┅哼┅┅”

  云经过一阵狂肏之后,也真的气喘如牛,呼吸急促,只好停了下来紧抵她的花心。不料龟头被他的屄吸吮的酸麻,而且长期的抗战,也使他需要发泄一下,便两腿一伸,精管一松,几股强而有力的热精,便“蚩蚩”的射进她的屄心里,烫得浑身趐软,接着淑玲那一股又一股的阴精,也冲着他的龟头,两人都觉得飘飘然┅┅

  经过几度的翻云覆雨,慧菁姐和小伦她们五人都是全身酸软无力,都一一饱餐一顿,倒在地上地毯上熟睡着。

  云忽然想到,趁她们熟睡的时候去,到各处去侦查,找一找小欣和小琪的踪影。

  他一连查看了五个房间,他再看第六间时,把房门推开门后,突然有一双纤纤玉手,把他拖入房内,关上了门。

  房内没有开灯,那女人把他紧紧的缠绕着,送上香吻。云看不见是个怎样的人,但从肌肤相接的触觉,他发觉这个女人没有穿衣服,肌肤滑嫩是个大肉弹,纤腰细臀,身上的脂粉位和肉香,云心中想着,她是个性感的女人,而且年轻。

  这一个吻很长,她把他拖到床上倒了下去,然后亮了床边的桌灯。灯光下云十分惊讶,因为这女人他见过的,在慧菁姐的小电影上,这个女人就是女主角。

  她吃吃笑说∶“我叫雨晴,你见过我,我知道。云,我的表情怎样?能不能让你心猿意马?”

  云讶异道∶“你怎会知道我看过你的小电影?而且知道我叫云。”

  雨晴吃吃笑说∶“云,告诉你吧,你和慧菁姐她们五人车轮大战,我从头到尾偷看着!你害的我好苦,你让我一直偷看,不愿睡觉,而且一边看一边心痒痒的,这不是害了我?”

  云笑道∶“你把我拖进来是为了什么?”

  她解着云的衣钮说道∶“我需要你,我从未见了一个男人便动春心的,只有你。云,不要拒绝。”

  云也觉得自己真的百战不疲,而且见了雨晴,他也正要享受一下。但他想到追查小欣和小琪的下落,她正好可以利用。云笑道∶“好吧!雨晴,不过我是有任务在身的,除非你能协助我,我便不可能现在和你做爱。”

  雨晴讶异的瞪大了一双眼睛∶“云,你有什么任务?说吧,是什么?”

  云说道∶“我说出来你要保守秘密。”雨晴点点头。接着云又说道∶“我为了替朋友找两个失踪的女人,一个叫小欣、一个叫小琪,我知道是被慧菁姐抓到这来,你一定会知道。”

  雨晴道∶“你是她们什么人?”

  云道∶“老实跟你说,我是一个私家侦探。”

  雨晴一笑点头道∶“她们两人被关在邻房,晚上可能要拍小电影了。云,我协助你把她们救走,但是你要先让我吃一餐饱才成。你如果不先满足我,我便不带你去找她们,而且,我还会去告诉慧菁姐,那时你便苦了。”

  云伸伸舌头道∶“真叫人害怕。”

  雨晴看着他伸出舌头,吃吃笑道∶“你是个长舌仔,表演一下你的舌头本领好不好?”

  “这样我便敬谢不敏了,我不是法国男人呢!”雨晴也不勉强∶“那我们开始吧。”雨晴也是一个风骚入骨的女子,既然是她亲自送上门来,哪有拒绝之理呢┅┅她的手抓着肉棒不放,迫不及待地就分开两腿,将它往屄里塞去。云来回的抽肏起来,将嘴巴咬住乳头,两手在乳上屁股上抚摸揉捏。

  雨晴好像淫极欲疯拼命迎合,一面浪着∶“用力干吧┅┅小屄痒死了┅┅唉唷┅┅痛快┅┅你尽管干┅┅干烂我这个烂屄┅┅云┅┅我不怕粗暴的┅┅你用点力气┅┅对我加倍疯狂吧。”

  云为了早点搞定这个女人,自然依照她的话去做。

  雨晴闭着眼睛,正在享受痒屄抽肏的滋味。“云┅┅嗯┅┅你真会干┅┅每下都顶在痒处,又趐又痒┅┅”

  他一面抽肏,一面听到那娇声而又淫荡的浪叫,心里觉得非常轻松,同时感到小屄不断收缩,夹住他的肉棒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于是改用猛肏慢肏的方式进行着。

  当肉棒肏下时,龟头顶住屄心,并顺势研磨一下,猛力抽出时,龟头刮他的阴壁并带出淫水,如此肏了约六、七十下,觉得她全身抖擞,连打寒噤,一股股淫水流出。

  她又在吸气收缩阴道,头枕在软枕上淫叫着∶“唔┅┅唉唷┅┅情┅┅情人你┅┅你真行┅┅小屄可真爽┅┅爽快┅┅极呀┅┅你施劲┅┅肏吧┅┅我技术好┅┅会给你┅┅爽┅┅爽的快┅┅你快施劲肏┅┅哼┅┅”

  他真的感到小屄又紧了些,还好,因他淫水流出的缘故,所以再抽肏时,上能自如无限。同时又感到浪屄在夹他的肉棒,并且屄心口也吸吮着龟头。他被她用技术和功夫夹得一阵紧似一阵,也一直不停的吸吮龟头,使他心里发慌,浑身也觉得趐、痒,有一种说不出的爽快,不禁向她称赞道∶“你不但人长的美,而且小屄也美妙,更能用技术和功夫夹得我浑身趐痒,吸的我头晕眼花,啊,你的美屄使我一生难忘,我要用力肏了┅┅”

  他边说边用两手将她的双腿掀的高高的,屄更形张开,救用全副腰力,像暴风雨似的,拼命猛抽狂肏,觉得她浑身一阵发抖,她那白而浑圆的屁股,不时向上迎挺着下面的龟头,嘴里也有气无力的哼着∶“唉唷┅┅亲亲┅┅我的云┅┅真舒服呀┅┅唷┅┅痛快死了┅┅啊┅┅”

  被她一阵阵的浪叫声,引得正要再大力抽肏时,忽然她那既热又浓而多的阴精,一股股的冲出,凑在她的龟头上,烫的他整个肉棒趐麻和酸痒,他又拼命疯狂深肏几下。

  “啊┅┅唉唷┅┅美┅┅美的真要命┅┅啊┅┅心肝┅┅我最亲爱的┅┅的大肉棒┅┅呵唷喔┅┅好痛快┅┅”

  云用股力向上一挺一挺的,迎合着她上下的套动,并用龟头磨着她的屄心,她也配合他的动作,加速的套动,并不时也用屄心吸住龟头。

  她又痛快的叫着∶“啊┅┅我真痛┅┅快死了┅┅唔┅┅真美┅┅我也配合你的动作呢!云┅┅我的浪屄好┅┅不好┅┅嗯┅┅哼┅┅”

  “啊,雨晴,你的浪屄真好,好极了,既会夹,又会吸,吸的我舒服的快要死了,我情愿肏你一辈子。”

  “啊┅┅啊┅┅不好┅┅我┅┅我要丢了┅┅”

  说时迟,那时快,雨晴又泄了,而且泄的又多又浓,阴精浇在龟头上,原本硬的要命的大肉棒,突觉精管一松,几股阳精遂也射向她的屄心,他双手将她的细腰,猛力像怀里一搂,两身化为一体,彼此紧抱住。

  这一场大战足足一小时半之久,雨晴满足了。云笑道∶“真人表演更胜小萤幕多了。”

  “云,我爱上你了,被你迷住了。”

  云连忙把话题岔开说道∶“雨晴,你已吃饱了,带我去找小欣和小琪吧!”

  雨晴说道∶“洗完澡再去不迟,我们一同洗澡。”

  两人穿回衣服,雨晴带了云,走出房外。

  小欣和小琪的房间原来就在雨晴的邻房,雨晴敲敲房门,接着把门打开了,只见房内的床上,有两个全身赤裸的性感女郎,从床上惊讶的坐了起来。这两个女人就是那两个失踪的舞小姐∶小欣和小琪。长发的是小欣,另一个是小琪,云不认识她们,而是雨晴告诉他知道的。雨晴跟着向她们解释∶“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他的,他刚才突然走入我的房来,强迫我告诉他你们在什么地方,又叫我带他来见你们,究竟什么事,我不知道,看来他会告诉你们的!”

  云听了雨晴的话,也明白他的苦衷,她这样说,那是万一有什么事发生,或是云救美失败,她亦可置身事外。因此云说道∶“我把我的身分告诉你们吧!我是个私家侦探,是你们的大班阿彬委托我来找寻你们,如今,我要带你们逃走,快穿好衣服,趁慧菁姐她们未醒来前,我们走吧!”

  突然,背后有个女人吃吃笑着∶“云,你想走,走不得!”这不是雨晴的声音。

  云大吃一惊,转头去看,不禁吓了一跳,在她背后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慧菁姐!云真没想到,慧菁姐她们竟会偷偷躲在门外,在他后边,还有她四个女助手。慧菁姐经过一夜的享受,却显得更加明艳照人,何况她身上只穿了胸罩和三角裤,另外小伦她们也是如此,她们五人,没有怒容,只是笑着。慧菁姐向雨晴看着,雨晴吃惊欲向她解释,慧菁姐笑道∶“我全都听到了,我知道雨你无关,你是被逼的,云强迫你带他来找小欣和小琪,我不会责怪你的!”

  云知道这件事被慧菁姐揭穿了,也该替雨晴掩饰∶“雨晴在我的恐吓之下,她想不从我也不行,不过,她却是你的好助手。”

  慧菁姐好奇道∶“什么好助手?我不明白。”

  云笑着说∶“你不要装傻了,她暗中通知你的,可能在什么地方有个警钟之类,她未带我来之前便已警告我,她说你是会知道的,我逃不掉!”

  慧菁姐向雨晴道∶“你真的这样对她说吗?”

  雨晴点点头道∶“我以为可以吓吓她,但却吓他不倒。”

  慧菁姐哈哈笑道∶“雨晴是来不及向我通报,不错她的话没有错,你是逃不掉呢!如今证实了。云,你的计划失败了,你跟我走。”慧菁姐转身便走,淑玲跟丽珍两人跟随着,玉婷和小伦伴着云。

  小伦低声对云道∶“你为什么这么做?真气人!我们四人都爱你,你却做了这些对她不起的事,教我们怎么帮你?”

  玉婷也低声道∶“如果慧菁姐一生气,那就麻烦。云,我们都不希望你吃苦头,这该怎么办?”

  云道∶“这就要求两位姊姊帮忙了,你们要救我。”

  小伦道∶“这个当然,但不知有没有办法?”

  慧菁姐一直向楼梯走去,走向楼下,这时,小伦和玉婷,快走两步,跟着慧菁姐,淑玲和丽珍则退后来陪伴着云,好言相慰。

  淑玲低声道∶“云,我们都喜欢你,我们要帮助你。”

  丽珍也低声道∶“慧菁姐暂时也不生气了,等一会记得听她的话,你向她认错,她便不会发作的。不然的话,她一动怒,麻烦就来了。”

  云点点头,他知道暂时是没有办法脱身的,听慧菁姐的话,伺机而动,这是目前的良策。

  慧菁姐走入一个房间,原来是一个书房,她在桌边坐了下来。小伦她们把云带到桌前站着,四人分两旁陪伴着慧菁姐站着。

  慧菁姐向云看看,问道∶“云,说出你的身分,快说!”

  云道∶“我是一个私家侦探,受人委托,来找寻她们的,你应该在房门偷听到了!”

  慧菁姐道∶“你竟然敢在我这里偷偷带走她们,你知道你做的对不对?”

  云道∶“在你看来,当然不对,但我有我不得已的苦衷,我要完成任务,慧菁姐请原谅。”

  慧菁姐道∶“你是罪该万死,我会一怒之下杀了你的。但是,唉,可不知怎地,我对你有了好感,看着你,想着昨晚的事,却又生气不来,好了。云,你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饶。”

  “多谢慧菁姐对我的海涵,给我有一个自新的机会。那么,慧菁姐是要怎样惩罚我呢?”

  慧菁姐脸色顿一沉∶“把犯人推到午门阉割了,使他从此成为太监,以敬效尤,快点去。”

  云大惊道∶“你是说笑还是当真?如果说笑,那就算了;如果真的阉了我,我自然是个大损失,在你也是一件可惜的事。”

  慧菁姐问道∶“我有什么可惜?”

  云道∶“不是吗?没有我的宝贝出卖劳力,你怎会有昨晚的乐趣,而且你们五人都一致公认我是个超人,世上无双,这么一来,不是暴枕天物了吗?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要去找就十分的困难了,求慧菁姐饶恕我的阉行吧!”

  慧菁姐和四个女郎都在笑。

  慧菁姐道∶“看你吧,我这里又不是公堂审犯。云,我可以不阉你,但是本来要割掉的大宝贝,如今保留下来,便要将它善加利用了。”

  云点头道∶“这个当然,请慧菁姐指示怎样利用?”

  慧菁姐道∶“我要你留下来,给我们利用,你服不服这个判决?”

  云点头道∶“服。只是不知如何利用?又利用多少时间?我想知道刑期。”

  慧菁姐说道∶“你留在这里一个月,晚上自然是任我们利用。还有,是利用来拍小电影。”

  云暗暗叫苦∶旦旦而伐,一个月后还像个人形吗?而且竟然又要拍小电影。

  不过他明白,目前是不能再反对了。只有先答应她,在她们疏于防范之际,找机会脱身以便逃走。云答应了她。

  慧菁姐便笑道∶“云,这才聪明。小伦,带他到房间去。”

  小伦带了云走向二楼,说道∶“你的房间在三楼,云,在这里居住,环境不错,而且又有我们几个女人给你享受,记着,以后千万不要逃走。云,她们四个钟头之后才会回来,在这之间,我们可以玩个痛快。”

  云暗暗叫苦,昨晚已被慧菁姐这五个如狼似虎的女人搞了一整夜,如今小伦又要使他消耗精力了,血肉之躯,如何能承受的住?但为了讨好小伦,也没有办法。于是,云只好去满足这一个小荡妇了!

  小伦真是浪极了,这时她柳腰款摆,丰满的屁股,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摇晃,配合着云的动作,真是天摇地动。

  只听的她连连哼叫∶“好┅┅好呀┅┅喔┅┅肏┅┅肏呀┅┅唉唷┅┅真好真好┅┅唉唷┅┅我的妈呀┅┅我痛快死了┅┅唉唷唷┅┅我的哥哥┅┅你怎么┅┅这么会肏呀┅┅你你你┅┅我的天┅┅小屄给┅┅给你肏┅┅的太过瘾┅┅嗯┅┅哼┅┅”

  小伦施展腰力和屁股劲道,一下一下的连跟抽肏,每一下都是抽到龟头的边沟,在猛力的肏进去,这样,足足肏了有六、七十下。

  小伦小屄里的淫水如决堤的黄河,滚滚的流出,泛滥于屁股,直泄于床上,把床单沾的湿滑滑的一大片。

  这时,云问道∶“又出水啦?这是第几次了?”

  “四┅┅四┅┅次了┅┅哎呀┅┅嗯┅┅”

  “你是不是已经过足瘾了?”云说罢,就故意作势,便要拔出肉棒。

  小伦慌忙的双臂搂住他的腰,浑身只是不停的扭摆,不停的迎合,同时嘴里也不停低低的呻吟∶“哼┅┅唔┅┅哎唷┅┅喔┅┅”

  “你还没有过足瘾?真是骚屄!”云一面笑着说话,一面掀动腰臂之劲,拼命的向小屄狂肏。小伦晃着双臂,右一个劲的浪叫∶“哎唷┅┅喔┅┅你太好了┅┅嗯┅┅好舒服┅┅啊┅┅我真┅┅真是┅┅痛┅┅痛快极了┅┅嗯嗯┅┅哼┅┅肏得我太┅┅太过瘾┅┅嗯┅┅哼┅┅”

  尽管小伦娇喘连连,但他的柳腰可一刻也没有停过,那圆圆的丰臀,扭动的更厉害,由于她疯狂的扭摆,所以嘴里也不停的呻吟∶“嗯┅┅哼┅┅嗯嗯┅┅嗯┅┅”

  这时,云用柳手揉弄小伦着小伦的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屁股与腰干配合一致,不停的颤动。

  只见云像泰山压顶般的全压下去,每下都抽到龟头。云再也忍不住,两腿一挺,屁股往下一沉,全身一阵抽续,脊骨一阵趐麻,精液像牛奶一样似的,一滴滴全打在小伦的屄心。

  小伦觉得屄心上一阵奇热,全身也是一直阵哆嗦,她拼命的咬着云的肩头,迎着他下压的屁股,紧紧的包住不留缝隙。他的淫水竟像喷泉般的顺着云的肉棒迫涌而出。

  休息了一小时,小伦道∶“我从未试过像现在这样的满足呢!”云道∶“小伦,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听了不要笑。”

  小伦问道∶“是什么秘密?”

  云道∶“我一向在脂粉群中打滚,从未真正爱过一个女人,但现在,我却发现自己爱上你了。”

  小伦听了大喜∶“真的吗?你不是逗我吧!”

  云道∶“我当然说真话,其实昨天晚上和你们五人大战时,我就已对你有特别好感了,小伦,我们如果能再外边,自由自在的时常在一起,那就太好了。”

  小伦道∶“这会有机会的,等慧菁姐放了你,我们可以在外边时时聚会。”

  云接着道∶“但是慧菁姐要我拍小电影,而且,每天晚上又要被你们五人摧残,待释放我时,早已没有性命了。我的意思是说,到时我一定会变成皮包骨,半条人命也没有了,这时你也不会爱我,因为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小伦一愣,点点头说道∶“云,我爱你,我很想帮你的忙,但是我有我的困难。你说吧,我该怎么做?”

  云知道机会来了,因为他知道小伦是被他迷倒了,但他要小心从事,万万不能露出马脚,弄巧成拙。

  云道∶“我要逃走,你帮助我逃走吧!而且我要马上逃走。”

  小伦摇摇头道∶“云,你如果马上逃走,便是害了我,因为是我单独在这里监视你呢!你逃走,是不是害死了我,慧菁姐会重罚我的。”

  云道∶“慧菁姐不是和淑玲他们去了市区吗?正是最好的逃走机会。”

  小伦道∶“你如果想害我,你便走吧,我是不会反对的,也不阻止。但如果你不想害我,便找一个适当的时机。”

  云问道∶“什么是适当的时机呢?”

  小伦想了想,她说∶“在我和她们一起的时候,你找机会逃走,我便可以置身事外了。因我和慧菁姐一起,她就没有理由说是我失职,让你逃走。”

  云道∶“这也是好的,但什么时候才有这一个机会呢?”

  小伦道∶“这就等时候了,我想,还是晚上逃走比较好。你只要能逃到花园停车场,取了我们的车,就可以走,问题是你怎样到花园儿不被发现。”

  云问道∶“花园中有机关?”

  小伦摇头∶“机关是没有,但是有四只十分凶恶的狼狗,只要你一出现,它们便会扑过来咬你,两只是公的,两只是母的。”

  云忽然想到一个办法∶“今晚你送东西来给我吃,偷偷多送我四大块牛排,我逃走时,你先下去,这样她们就不会怪你了。”

  真是妙计,小伦娇笑。

  休息了一会,两人洗完澡,小伦道∶“可能下午慧菁姐便要拍小电影,是你做男主角,你不能反对,否则她一生气,把你关在地窖,那时逃就十分困难。”

  云一楞∶“这么快?那女主角是谁?”

  小伦道∶“是雨晴,这到便宜你了,她又漂亮,又有表情。”

  慧菁姐等人回来后,一进别墅,第一件事便是到三楼去见云,她对云很有好感,因此就算犯了错,她也轻易放过他。在生意经上,云是一个可以卖座的小电影男主角,在情感上,云能令她得到真正的满足。所以她马上到三楼去看他。

  慧菁姐见到云正在睡觉,问小伦,云睡了多久,一方面也想昨晚经过五人大战后,也该让他休息一下,等一下他还要拍电影。慧菁姐对小伦道∶“半小时后便叫他起床,你替他化妆,顺便给他吃壮阳药,准备拍电影。”

  慧菁姐这时走到二楼雨晴的房内∶“那个云,有没有把你吓坏了?”

  雨晴道∶“没有。慧菁姐,他有一种令女人无法抗拒的魅力,他一走进来,便问我知不知道小欣和小琪在哪里,我说不知道,他也不生气,竟然把我拥进怀中,吻了我,抚摸我,然后又再问我知不知道。真奇怪,我就像着了魔,顺从了他,直到你出现,我才如梦初醒!慧菁姐,他到底是什么人?”

  慧菁姐笑笑道∶“是昨天晚上我把他弄回来的,雨晴,我相信你的话,他的确有迷人的魅力,你想不想和他享受一下?你想不想?”

  雨晴一楞∶“慧菁姐,你是说让我和他玩玩?”

  慧菁姐点点头∶“不错,等一会你要拍戏了,男主角就是他。雨晴,你不要当作是做戏,你要旁若无人,好好的享受享受,尽情寻欢作乐。我想,这一出小电影,会比你以往拍的更为精采。”

  雨晴笑着点头,心中高兴万分,他自从上午和云打过一场友谊赛,便已念念不忘,希望有第二次,如今正是好机会。她问慧菁姐道∶“云是你的演员吗?”

  “是的,雨晴,你准备准备吧!”

  雨晴看着慧菁姐走出门外,心中万分高兴。因为这么一来,便有机会接近云并帮助他逃走。

  小伦叫醒了云,并帮他化好妆之后,玉婷来到云的房间∶“时间到了,慧菁姐叫你下去!云。”小伦和玉婷陪着云走下楼梯。

  工作人员竟全都是女人,除了淑玲是摄影师外,丽珍和两个漂亮的的女郎也十分忙碌,这些都是工作人员。另外有两个女郎在一旁观看,正是小欣和小琪。

  布景是一个女人的香闺,圆床上躺着一个衣服半脱的性感女人,她是雨晴。

  慧菁姐见了云,惊喜的点点头∶“不错,像大明星的风格。”

  雨晴笑着走向前来,向云打量着着∶“慧菁姐呀,这一个男主角才像样,和我演对手戏,我也会份外卖力的,只是不知道本领怎样?”她当然尝过云的功夫的,只是故意这么说,使慧菁姐不会生疑。

  慧菁姐吃吃笑道∶“你试一试便知,我看,你每拍一部片,都对男主角不满意,这次就非要满意不可了。”

  于是,开始拍戏。

  首先,是雨晴在房中床上看黄色小说,越看越有味,跟着雨晴便自慰起来。

  雨晴表演吃自助餐,十分精采,表情生动,慧菁姐不停的点头赞好。

  小伦道∶“我也时常吃自助餐,却没有她那么紧张。”

  丽珍笑道∶“你自己紧张自己看不到,你只顾享受,哪有空去对镜欣赏?”

  慧菁姐笑道∶“如果我是男人得话,一定早就忍不住了!云,你有没有反应呢?”

  云道∶“当然,我要去演对手戏了!”

  慧菁姐道∶“不,还不能这么快,我把剧情告诉你,你是个飞贼,是在阳台玻璃窗边偷看。”

  跟着镜头转向了云,他身上穿了黑色衣服,握住了尖刀,他在阳台向内看,这时,雨晴越弄越紧张了。

  云在阳台上脱光了衣服及鞋子,用刀翘开了门,这时,小欣和小琪“啊呀”

  一声叫了起来。

  她们两个舞小姐,看过各式各样形状的肉棒太多了,从未见过这么雄伟的。

  慧菁姐对着她们两人道∶“你们两人的第一部电影,我派他做男主角,和你们演对手戏。”小欣和小琪都高兴着点点头。

  云这时已走到床前,雨晴仍闭着眼享受着,看不见云的到来,云一手握刀,一手去协助她。这时雨晴惊觉多了一只手,大惊坐起来,看见云身上全身赤裸,露出巨大无比的肉棒,便娇媚一笑,躺回床上。

  云丢掉尖刀溜上床,开始享受雨晴,两人合为一体,一次大战又爆发了。云强悍有力,雨晴娇媚性感,所以这场大战,是战的你死我活,激烈无比,床也摇得发出了声音。

  只听雨晴口中不时发出浪声∶“嗯┅┅嗯┅┅哼┅┅啊┅┅”看样子,她是流了不少淫水。渐渐的她得到了满足,出了不知多少次阴精,有气无力了。

  云不遗馀力的去满足她,也满足慧菁姐的心愿。

  慧菁姐十分满意,对小伦她们说道∶“我们公司有这么一对男女,生意一定兴隆!她们表演的妙极了,妙极了!”

  这时云吻着雨晴的香唇,又吻她的粉颈,却突然听得雨晴在他耳边轻轻说∶“云,今晚我助你逃走,我会到你房间,你等着我。”

  慧菁姐看见雨晴这种发呼情的自然表情,直称赞道∶“好表情!很动人。雨晴,你拍过这么多部小电影,这一次的表情最诱惑人了!”

  云改去咬她的耳朵,这时有机会说话了,低声道∶“我正有这个打算,你今晚什么时候来见我?”

  雨晴低声道∶“八、九点,你准备吧!”

  云接着道∶“你知道这些带子放在什么地方吗?”

  雨晴说道∶“知道。”

  云道∶“那就好了,我要毁掉它。”

  他又去吻雨晴的趐胸,而且重点攻击。

  雨晴呻吟呼叫∶“啊┅┅啊┅┅痒┅┅痒死┅┅了┅┅呵┅┅”

  在一旁看的女人都动容了。一小时后,那才毕事。云要离开时,雨晴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好像患了大病。雨晴的姿势,是十分美妙,呈着大字形。私处毕露,一目了然。

  慧菁姐交代小伦送云回房休息,并吩咐道∶“云由昨晚到现在,消耗的体力太多了,要他服两瓶鸡精,多给他几块牛排。”

  到了云的房间,小伦道∶“你走了,慧菁姐可能会大哭一场。”

  云笑道∶“她放高利贷、无恶不作,该是铁石心肠,不会流泪的吧!”

  小伦道∶“你有所不知,她表面十分凶悍,只是我跟她那么久,却从未见过她伤人,只是口头上的恐吓。若察明对方确无力清偿,便替对方截止利息,叫她们分期偿还。”

  云道∶“那外边传说若不清还债务,便打到半死、毁容的,这些不会是别人中伤她的谣言吧?”

  小伦道∶“不是别人中伤,而是我们自己散播开去的,没有可怕的谣言,怎能产生吓阻作用?借了钱不还的人又怎会害怕!也不会令那些漂亮又有身材的舞女就范,答应拍小电影。”

  云道∶“原来如此!”

  “云,你等一等,我到邻房拿个东西。”一会儿小伦拿了录音机进来。

  “你要我听什么?”

  小伦吃吃笑∶“你听了就知道。”小伦按了拨放钮。

  “动手吧!在她左边脸上划一个十字架吧!然后削去她的鼻尖!”

  女人呼叫声音十分凄厉,令人听了毛骨悚然,叫了一会儿,声音停止。便听到发号施令的女人道∶“她痛晕了,快替她止血,把她救醒┅┅”

  小伦关了录音机笑道∶“这是我的杰作,是不是很成功?她们听了之后莫不吓得魂不附体,其实是我一人分饰两角,哈哈哈!”

  云道∶“真没想到,你还真诡计多端。”

  小伦道∶“不过,我们五人却真的都懂功夫的。这样许多恶人也不敢随便惹我们,你先洗个澡,睡一下吧!”

  洗完澡后,云精神焕发,可是本来软绵绵的东西,却又挺硬起来。小伦道∶“那些壮阳药十分霸道,这是药力的最后作用,要想办法使它垂下来休息,否则会坏了身子。”

  云问道∶“用什么办法?”

  “让你退火的办法就是让你爬上来!”小伦咭咭笑。

  他知道如果他逃出的话,一定要休息许多天,原因是她们的药物,使他精力透支。

  他整个身子压在她雪白而丰满的玉体上,两手分抱着她的双肩,唇对唇拼命的吻,吻得她喘不过气来。

  他那根坚硬的大肉棒也对准她两片阴唇中间用尽腰力猛的一挺,只听“滋”

  的一声,整个硬邦邦的肉棒,全都肏进屄内,通过湿热的阴道,直顶她的花心。

  为配合他的动作,只有将双腿更形分开,用腰力使屄向上一挺一挺的互相冲撞着,娇躯不时抖动,并浪叫道∶“好哥哥┅┅哎唷┅┅美美┅┅真美┅┅呼┅┅对┅┅你就这样┅┅我才舒服┅┅啊┅┅我要出水┅┅出水了┅┅”

  他被她的浪叫诱惑得欲火更形炙热,便猛力的抽肏不已,使她浑身一阵阵哆嗦,并又浪叫道∶“哥哥┅┅美┅┅还要用力一点┅┅你快用劲┅┅快┅┅把我弄死好了┅┅唔呼┅┅哦┅┅我┅┅我又要丢了┅┅丢了┅┅”

  她口中不住的浪叫,臀部也不停的猛挺着,双方合作无间,倍增快感。他的肉棒在抽肏时,都会带出一些淫水,一直顶到花心,顶的她咬牙作响,不知是痛还是痒。但又听到她口中响起了一阵颤抖的喊叫声∶“啊唷唷┅┅哎唷┅┅你┅┅你再用力┅┅对┅┅浪屄里还是痒的很┅┅你快┅┅你快用力┅┅啊┅┅美屄痛快了┅┅唔┅┅我又要丢┅┅丢┅┅出┅┅水了┅┅嗯┅┅”

  此时的他,已抽肏了一百五十下之多,因为都是大力的抽肏动作,快感也达到最高潮,喘息着,他知道他快要泄了。

  猛然间,两臂紧紧的环抱她的胸部,使她呼吸也感到困难,精管一松,一股热流射进了小伦的子宫里。

  小伦吃吃笑道∶“我的办法不错吧!现在你先好好睡一觉,晚上我会助你逃走。”

  他躺在床上,一转眼便熟睡去了。

  他醒来时已是晚上九点,这时,小伦进房内来了,她见云已起床,便笑着走向前来,伸手检验一下,笑道∶“你软了,一切恢复正常了。”接着便端上晚餐让云补充一下体力。又接着说∶“云,如果我到市区去找你,你不要拒绝我。当然,我虽然爱上你,但我知道你是个风流人物。我不可能独占你,不过如果我有需要,你也要应酬我的。”

  云笑道∶“这话本是我该对你说的,如今你说了,我怎会不答应!”

  “另外,小欣和小琪他们也是出于自愿,我们并没有强迫她们,事到如今,信不信由你了。你的任务也结束了,你回去对委托人说,人已找到,她们是出于自愿,现另有职业,不肯回去,这便好向委托人交代了,是不是?”

  云道∶“嗯,我也可以答应。”

  小伦道∶“那好极了。”接着走下了楼。

  云吃完晚餐,雨晴走了进来∶“云,你计划怎样逃走?”

  云指着四块牛排笑道∶“我把牛排扔下去,然后┅┅嘿嘿,等着看戏吧!”

  “云,我有一个办法,我扮一个救你的人,把小伦绑了,对她也有个交代,你说怎样?”

  云道∶“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小伦又走了进来,此时雨晴已走到浴室躲了起来。

  云向小伦道∶“我想了一个办法,你不能眼睁睁看我跑掉,这样你不能向慧菁姐交代,我要你假扮被来救我的人绑起来。”

  小伦道∶“好是好,但是有人会来救你吗?”

  “我的手表是一个追踪器,我的助手会来救我。”云紧紧的抱住了小伦,低下了头去吻小伦的香唇。许久、许久,两人才分开了。

  云向浴室喊道∶“你出来吧!”浴室内走出了一个人。“她是我的助手,小岚,现在便要把你绑住了。”

  小伦道∶“你动手吧。”

  “委屈你了,小伦,改天再报答你。”只见小伦露出无限深情的样子,点点头。

  云把四块牛排丢到花园去,一下子,四只大狼狗立刻走来各自咬走了一块。

  这四只大狼狗吃完牛排之后,药力马上发作,原来云在吃壮阳药时留了一些,替牛排加了点料,这时,两对两对开始捉对交尾起来,情况十分激烈。

  雨晴和小伦看了呵呵笑∶“原来那些春药对狗也发生催情作用。”

  云笑道∶“它们交尾之后不会马上分开的,一只向东、一只向西,怎能对付我!”

  雨晴带他走向花园,说道∶“云,以后我可以去找你吗?”

  云道∶“可以,只要你来找我。”

  云吻别了雨晴。四只狗眼巴巴的看着云逃走,却因捉对儿屁股连在一起,想追人也不能,只好任云离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