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淫虫修仙传11-14

淫虫修仙传11-14

2016-09-22 06:53 PM作者:caoporn在线成人视频,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caoporn在线视频

.
  第十一节比武大会


  一个月之期已到,比武大会正式开始。


  武者殿内齐集了七名内门弟子和三名高阶弟子,还有两位长老,人才凋零,但也算是热闹。


  正当所有人在热情等待开始比武大会时,古云还没出现在武者殿中。


  欧阳雅静显得有点坚张,因为很多人都打赌古云第一场比武就输,现在他迟迟未出现,很多弟子已经议论纷纷,
说他畏惧胆怯。


  欧阳雅静在心中想:「你为何迟迟不出现?怕输么?要输也要输的光明磊落啊,畏首畏尾的像甚么男子汉?」


  一刻钟……六刻钟……一个时辰过去了,古云还没出现。


  田长老对李长老嘻笑着说:「你那好徒儿看来很怯懦啊,恐怕连观战的胆量也没有。」


  「田亦飞!你少得意。」


  「古云他不会来的了,开始吧。」


  「等多一刻钟,他不来就当他不愿参战。」


  「你在拖延时间吗?今次比武大会的的冠军肯定是郭炎的。」


  「还没开始就有人在放屁了么?」


  「你!」田长老怒极反笑道:「好啊,我就等多一刻钟,看看那小子是来还是不来。」


  此时的古云正在奔跑,他赶紧跑去武者殿。


  「糟糕,糟糕,睡过头了。」


  一刻钟过去,李长老心灰意冷,自己最得意的徒弟还是没来吗?


  「李长老,认命了吧。」


  「哼,你少得意,古云他现在实力不如郭炎才不来,但他将来一定会超越郭炎的。」


  「他连观战也不来,这么没志气,将来成就能怎样。」


  李长老无话可说。


  「由我宣佈比武大会开始吧。」


  「随你的便。」


  田长老运起气劲,高声喝道:「今年春季比武大会,参加者七名,现在……」正当田长老要说开始时,远方出
现一个细小的黑点。


  李长老看见马上叫停。


  「等等!」


  来者正来古云。


  「嗄……嗄……嗄……开……开始了吗?」古云气喘嘘嘘地问。


  田长老心中有气道:「正要开始!」意思明显想说你偏偏要在开始前出现。


  「幸好,幸好。」


  李长老一脸老怀安慰的道:「好,好,这才算是我的好徒弟。」


  「你要参战吗?还是来观战?」


  「我古云要参战!」


  「好好,看你一会儿哭爹喊娘的样子也是不错。」


  「哼!」李长老冷哼一声。


  「人齐了,八名内门弟子都参加比武大会,现在正式开始!」


  古云出现,欧阳雅静也很高兴,即使是输,也输得甘心。


  「现在出来抽籤!」


  众人轮流抽籤,古云抽得八字号。


  郭炎抽得一字号,这二人各自一头一尾,注定不会在第一场碰头。


  郭炎也懒得理会,他的对手无论是何人都不会输。


  「一字号和二字号比第一场!」


  郭炎马上走上比武台,他的对手是一名瘦弱的弟子,这名第次知道自己不是郭炎的对手,立即弃权免受皮肉之
苦。


  「三字号和四字号比第二场!」


  这次轮到欧阳雅静和一名练气六层的男子子比试。


  这人又是知道不敌欧阳师姐,所以弃权。


  第三场是由两名练气五层的男弟子比试,其中一名就是当日打伤古云的任书松。


  「啊松加油!」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尖叫着,明显是支持任书松的,这女子是任书松的情人,当然是支持他了,
她也是下一场古云的对手。


  任书松转脸对她笑了笑,露出自信满满的表情。


  比武一开始,台上的二人就不留余力,展开猛烈攻势,二人就是用剑的,剑果然是大众喜欢的兵器。


  练气五层的修仙者灵气不多,顶多能发出六七下法术攻击,所以二人一开始都是用灵气为攻击手段,同样也是
消耗灵气,一路战斗下来,能用的法术次数就更加减少。


  故此,修仙者的比拚不会太持久,持久战对修仙者而言是一大难题。


  很快,任书松就使出他的绝活闪雷手。


  他的对手也使出一招浪飞剑,任书松一手一剑攻向对手。


  最后轻松地赢出第三场比试。


  到了古云上场,他的对手虽然是女生,但他毫不敢大意。


  那女生叫高宁,生得美丽可爱,身材姣好,但胸脯没有欧阳雅静那么大,只算是丰满而已。


  她的武器竟然是一对银环,名叫日月环,顺带一提,武器是内门弟子才能拥有的,凡内门弟子可到武器阁选择
武器。


  高宁与古云互相对峙,谁也不愿意先出手,结果相方你眼望我眼,也由於古云没有实战经验,先攻恐怕会中计。


  过了一刻钟,二人还是在对峙中。


  田长老不满地喝道:「你们二人快些比武!」


  高宁跺一跺脚道:「你还是不是男人,这么没风度,应该你先出手!」


  古云脸不红气不喘道:「我当然是男人,不用除裤给你看吧,你以为我是傻瓜,我才不会吃亏呢。」古云说得
极为无礼,却惹得台下的弟子都笑了。


  唯独任书松笑不出来,因为古云正侮辱他的情人。


  「岂有此理,气死我了,你不来,我来!」


  高宁终於忍不住向古云发动攻击,完本古云以为她一定会走近来近身战的,可是他想错了,他的武器可以远攻!


  她竟然将日月环掷出,然后身法灵动地移位,又接回被古云用剑格开的日月环,她就这样保持距离,一边掷武
器,一边移动找寻可攻的空隙。


  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从不同角度飞来两个日月环,攻击可谓刁钻。


  古云也想接近她,可是一接近她就拉开距离,一追一逃,没完没了,可惜古云的云行风身未修练成功,只有一
成速度,跟本算不上速度。当然追不上高宁了。


  到最后,古云决定弃剑不用,施展出玄火龙诀来。


  一条火龙出现於比武台上,不,应该说是一条火蛇出现在比武台上才对,古云才修练了几日,玄火龙诀的精髓
根本练不出来,能施展出这像蛇的火焰已经是万幸了。


  情况逆转,本来是在捱打状况的古云终於有攻击方法,同样是远程攻击,这样就不置於束手待毙。


  「可恶,竟然会使用这样的法术。」高宁厌恶地道。


  灼热火蛇飞向高宁,她得弃攻且守才能不至於受伤。


  但久守必失,火蛇的威力岂是寻常武器能抵挡的,即使有灵气保护,也难耐灼热火焰。


  慢慢地,高宁被火炎灼伤,女孩子最爱保护自己的洁白柔滑肌肤,她岂可被灼伤而留下疤痕呢?


  「朽木逢春!」


  高宁使出一招木属的法术,一阵清风夹杂着绿光在高宁身上绕了一圈,她身上的伤口快上复完,连疤痕都没有。


  「竟然是木属的法术!」古云大惊。


  「这次好看了,这可能会是一场比拚灵气量的比试。」台下的众弟子议论着说。


  高宁只守不攻,不停用法术治伤,所消耗的灵气不少,但古云方面也不是省油的灯,要持续施展玄火龙诀也需
要大量的灵气。


  真的是比拚耐力了。


  一刻钟过去……


  三刻钟过去……


  五刻钟过去……


  高宁开始有点坚持不住了。


  「该死,为何他的样子仍这么轻松,难道他的灵气不会枯竭么?」


  再过一会,高宁的灵气用尽,她马上举手投降,她才不想令自己雪白的肌肤受伤,灵气没了,没能治伤,这场
比试也就没意思了。


  「第一轮比试通过者,郭炎、欧阳雅静、任书松和古云!休息三刻钟再进行第二轮比试。」田长老不悦地道。


  古云胜出,大出乎意料之外,但众人都没看好古云,下一场他对着有一掌之仇的任书松,当日的耻辱能报吗?


  第十二节一雪前耻


  三刻钟后,入选第二轮比试的人都大致恢复了灵气,其实只有任书松和古云需要回气,郭炎和欧阳雅静都没消
耗过灵气。


  第五场比试就是郭炎对欧阳雅静,二人从小就是宿敌,在归西宗内是最当红的二人,深得门派的人喜爱,犹如
众星捧月。


  可是每次比武大会都是郭炎力压欧阳雅静,在众弟子眼中,只有郭炎才是天之骄子,欧阳雅静只属次一等的人。


  李长老在古云未出现之时就只有欧阳雅静一位徒弟,他对欧阳雅静的期望之大不用多说,对一直想要反胜田长
老,但无奈屡试失败,他一直渴望能出现一位能超越郭炎的徒弟出现。


  古云的出现,无疑令李长老燃起希望之光。


  这次比武大会,虽然大家都默认为是郭炎拿第一,但李长老有一丝冀望,不,应该是希望有奇蹟出现。


  比武台上,郭炎神情悠闲,毫不紧张地伫立於天地间,他就如一颗明亮的星辰,在无人能立足的高天之上大放
异彩,无人能撼动。


  另一边,欧阳雅静也轻松自在,对於相方的实力她最清楚,历来的胜利者都是郭炎,但不代表她服软,她拥有
坚毅的意志,在强者面前也不动摇。


  「开始吧。」郭炎淡然道。


  欧阳雅静立即散发出强大的灵气,紫色的灵气璀璨耀目,连台下的古云也感受到无比的威压,这就是练气七层
的实力了么?


  练气三层和练气四层是一个分水岭,练气六层与练气七层也是一个分水岭,当中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到了练
气七层,灵气也由白色变为其他颜色,不同颜色代表不同性格。


  如红色代表刚烈,紫色代表优雅,黄色代表坚毅,金色代表神圣。


  不同颜色的灵气会影响修仙者的战斗方式,灵气的强弱也不同,影响对手的心理层面也有所不同,例如刚烈会
影响对手产生怯懦,优雅会令对手产生自卑,坚毅会令对手产生屈服等等。


  临阵对敌,心理质素很重要,所谓输人不输阵,连心理也产生负面影响,怎能发挥应有的实力呢?


  郭炎也散发出磅礴的金色灵气,他竟然拥有金色的灵气,神圣!


  神圣会令对手产生紧张的心理影响。


  郭炎和欧阳雅静出手前先较量灵气的强弱,一紫一金的灵气互相抗衡,慢慢地,欧阳雅静的紫气被迫得退至比
武台边缘,她也被迫退守。


  练气八层的实力不容忽视!


  这令欧阳雅静的平静心境产生一丝动摇,她想不到差一层的境界差距就这么大。


  突然,郭炎撤回逼迫欧阳雅静的灵气,不让她因跌出比武台而输,他要用实力告诉她二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出招吧,你不出招就没有机会了。」


  狂!很狂!狂得令人愤怒。


  但此话不假,欧阳雅静不先出招的话一定没机会出手。


  「龙炎剑式之一,煞龙无情!」


  滔天巨焰形成一条巨大的火龙,这是真正的龙炎,能使出如此气势的攻击,可见欧阳雅静的实力也很恐怖。


  欧阳雅静银剑一挥,炎龙像有生命般冲向郭炎。


  郭炎没有使出法术来抵挡,他用灵气为辅,简单挥出一剑,金色的剑气就轻易将炎龙破开分成两半。


  剑气直飞向欧阳雅静,她横剑挡住,但剑气竟然强得把她的剑斩成两截,重重地击中她,她立时跌出比武台,
吐了一口鲜血昏迷过去。


  「雅静!」古云吓了一跳,立即冲到她身边。


  「好好好!」田长老连说三声好,连欧阳雅静也败得如此彻底,还有谁能够与之一较高下呢?


  欧阳雅静被李长老送离武者殿返回洞府里去。


  下一场比试就继续进行。


  任书松对古云,一个刚刚踏进练气五层,一个是练气五层巅峰,谁胜谁负呢?


  「古云,今场就是你第后一场比试,好好珍惜吧,别天真地想要郭师兄出手,你根本没那个资格。」


  「我会先打败你,再去打倒郭炎那混蛋!」


  「混蛋?你敢骂郭师兄,让我先好好教训你吧,让你知道甚么叫分尊卑。」


  任书松说完立即使出闪雷手,他不想多费时间,速战速决算了。


  古云深知对方的闪雷手厉害,尝过一次苦头,总是知道分寸。


  在任书松还没冲到古云面前时,古云就使出玄火龙诀,一条火蛇立即出现飞向任书松。


  「嘿。」任书松冷笑一声,竟然凭着闪雷手徒手抓住火蛇。


  他用力一握,火蛇就化成火屑消失了。


  「甚么!竟然徒手捏碎火蛇?」


  闪雷手如斯厉害?


  「我看你还有甚么手段。」


  「松哥威武!」台下高宁呐喊道。


  任书松转头向台下的高宁摆出胜利手势,然后才继续冲向古云。


  古云见情况不对,马上拔足而逃,幸好比武台够大,活动范围很宽,不怕被追上。


  「古云,有胆你别跑!」


  「书虫!有胆你别追!」


  「气死我也!」


  比试竟然变成追逐战,从没有人比试会这样逃跑,恐怕就只有古云一个了,这是很丢脸的事啊。


  其实古云是故意让任书松轻敌的,古云还有一招杀手锏没出。


  「古云,你别再跑了,不敌就认输,别拖延时间!」田长老也不满了。


  「嘻嘻!」古云得意地笑道。


  当任书松跑得累了的时候,古云见机不可失,於是立即转身使出玄火龙诀。


  「哼,雕虫小技!」


  一条蛇……两条蛇……三条蛇……


  当任书松打算轻轻松松再捏碎一条火蛇之时,古云竟然同时使出三十条火蛇!


  「天啊!这么多火蛇?这要多大的灵气啊!」台下的弟子纷纷议论。


  「啊!救命呀!我投降了,投降了。」


  被火蛇掩没的任书松惊呼起来,被这么多火蛇缠上,他吓得尿裤子了。


  古云修练玄火龙诀时,无意发现自己能够一次过使出三十条火蛇,连他自己也大吃一惊,他的灵气量之多,远
超一般练气五层的修仙者,简直和练气七层以上的修仙者一样,犹有过之。


  但使出三十条火蛇后,他的灵气便会消耗一空。


  古云及时收手,但可怜的任书松还是被烧伤了,高宁立即冲上台上为他治伤。


  至此,古云终於赢出第二轮比试,但这一场比试已经出尽了他的法宝,应如何面对实力强大的郭炎呢?


  第十三节战郭炎


  最后一轮比试在休息三刻钟后开始。


  这时李长老已经返回武者殿,刚巧看得见最后一场比试。


  也就是最强的弟子郭炎对新丁古云之战。


  一个是天之骄子,一个是被喻为天才,但实力相差甚远,连欧阳雅静都不能够胜过郭炎,他古云能吗?


  「郭师兄加油!」


  「让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天才知道甚么人才配称为天才吧。」


  「打得他哭爹喊娘最好!」


  台下的弟子纷纷替郭炎呐喊助威,除了在场的李长老之外,没有一个人是支持古云的。


  「投降吧,我不想浪费时间。」


  他狂,他傲。


  郭炎表明不想和古云交手。


  「战吧!」古云淡然道。


  「哗!」众人哗然。


  「战?你凭甚么和我战?」


  「就凭这里。」古云右手指着心胸道:「就凭一颗决心。」


  「嘿。」郭炎冷笑道:「我会杀死你。」


  众人都默然不语,杀人?杀同门?李长老会放过他吗?可是郭炎的表情非常认真。


  对,他是说真的,他很想试试摧毁一个潜力无限的天才,那会是多么畅快的感觉。


  杀意,毫无灵气,单凭郭炎散发出来的杀意,就令到古云冒出一身冷汗。


  随着郭炎一步一步迫近,杀意愈来愈明显。


  不能坐以待毙!


  「啊!」古云大喝一声,鼓起勇气冲向郭炎。


  他手执长剑,去到郭炎面前欲要斩向他。


  二指。


  仅仅用了二指就将古云挥来的剑接着。


  「崩!」的一声,郭炎手指轻轻一动,就将古云的剑折断。


  「我要你死。」


  郭炎向古云拍出一掌,夹带着灵气的一掌,打在古云的丹田上。


  「好狠!」


  李长老知道他真的想要了古云的命。


  古云慢慢地倒下来,李长老心痛地奔上比武台。


  未至之前,郭炎更想补上一剑。


  就在这时,昏迷的古云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空灵境界,四周漆黑一片,一种撕心裂肺的痛由丹田传来。


  恐惧,古云的丹田已经被毁过一次,他不想再被毁去丹田,那是他的修仙路的支柱啊。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


  就是一瞬间的事而已。


  生命之河突然爆发出惊人的灵气!


  现实中,李长老及时制止了郭炎的一剑。


  「你想做甚么!」


  「哼!」郭炎见事败,於是冷哼一声道:「他还没说投降,比试应该继续。」


  「郭炎!莫要欺人太甚!」


  「这是比试的规矩。」


  「投降了,我替他说弃权就行了吧!你赢了!」


  「没趣。」


  郭炎欲转身离去,此时却被一股强大的灵压所镇慑。


  连李长老也觉得这灵压太过可怕。


  「谁说要投降?」


  古云缓缓爬起来,从他身上散发着强大的灵压,没有灵气出现,灵压从何而来?


  无形之气?


  「难道是……无色之灵气?」李长老讶异地说。


  无色灵气,没有任何感情影响,没有任何性格,无,有形於无,无生无灭,无名无性,无有之始,无灭之终,
一切都归於无。


  这是一种奇异的灵气,拥有此灵气者,不会受任何灵气所影响。


  「怎么可能……」郭炎愕然地道。


  众人都大惊,比武台上强大的灵压强得令人心悸,有一种反朴归真的意境,竟蕴含大道真意——无。


  「李长老,我没事,可以继续比试。」


  「你……好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徒弟,为师全力支持你。」


  「竟然能在练气五层之时就拥有这种特质的灵气,真的令人妒嫉啊。」郭炎冷冷地道。


  二人再次对峙,古云手中剑已断,不能再用,於是他想起那把蓝色的剑。


  从布袋中取出蓝剑,寒气凛冽,令他的右手有点僵硬。


  郭炎也释放出金色灵气,如果不释放出灵气,他就有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不是害怕,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担
心,担心被对方的灵压中的无吞噬。


  现在的古云令到郭炎感觉到一种无言的压力,他的心乱了。


  为了平静这种紊乱的情绪,他必须使出全力应战。


  「万剑舞天!」


  郭炎使出一招家传的无属性剑法法术,无属性的人在这个世界是很少有的,所以无属性的法术很少,如果又要
是剑法的话就更加少。


  万剑舞天是出自郭家的祕藉《九天孤剑》,是一本残缺的无属性人阶上品功法。


  一剑出,如万剑舞於天,剑气磅礴,一剑定生死。


  「破!」


  古云轻叱一声,举一剑破万剑。


  「剑贯如一!」


  忽然,郭炎又变了招,万剑绵绵不绝,剑连剑,井然有序地攻向古云。


  古云以无形之气中的大道真意「无」来抵制郭炎剑中的傲然之气。


  正当古云成功拆解他的剑法奥妙时,郭炎又变一招,使出一招鱼肠剑心。


  此招变化多端,威力难测,剑走弯路,灵巧迅捷,令人防不胜防。


  古云心想继续是这样下去必定会败的,他无剑招可使,必败无疑。


  唯一破解之法就是以剑制剑,以法破法。


  金雷剑法第一招,天雷灭杀他还没领略到引剑雷鸣之祕,使不出第一招天雷灭杀。


  他一路拆剑,一路悟剑,引剑雷鸣,何谓引剑雷鸣呢?


  引剑又如何雷会鸣?


  关键在於声音么?


  於是他静下心来,细心聆听剑声,除了剑交之声外,听不出其他声音。


  「静!我要静!」古云在心中说。


  「嗡……嗡……」


  听到了!


  是剑鸣之声。


  剑何以会发出剑鸣之声呢?


  震荡!


  磨擦!


  如何令剑嘹声彷如雷鸣呢?


  增加震荡和磨擦!


  如何增加震荡和磨擦呢?


  想,努力地想,差一点点。


  对!是风!


  与风碰撞产出震荡,逆风时产生磨擦!


  一个字!


  快!


  快得逆风出剑也一往无前。


  愈来愈快则会令风阻变为零。


  风动!雷鸣!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哈哈哈哈!」


  古云於是握剑愈挥愈快,渐渐地剑身发出阵阵雷鸣之声。


  还不够,差甚么呢?


  光是有声音还没够,天雷灭杀是天降神雷结合招式所施展出的剑技,没有天雷,剑动雷鸣也没用。


  怎么办!怎么办?


  「喂,古云,你在分心耶。」月影的声音突然出现。


  「我在悟剑法,你别烦我。」


  「看来你遇到难题,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你。」


  「好,我终於悟出引剑雷鸣了,但还施展不出金雷剑法的第一招天雷灭杀,光是剑动雷鸣没有用,要引天雷降
临才叫成功,我就是卡在这里。」


  「哦,简单了。」


  「简单?」


  「当然,要引天雷降临,只要令灵气和天雷产生共鸣就可以了嘛。」


  「以灵气令天雷产生共鸣?」


  「也就是呼唤雷神啦。」


  「雷神?雷也有神吗?」


  「神则道,道则天,雷始於天,亦是道,雷神当然也算神啦。」


  古云被说得更糊涂了。


  「可以说得更具体吗?如何用灵气呼唤雷神。」


  「只要灵气有生命,有意志,命令灵气去做不就是这样简单么?」


  「去去去!你愈说愈难明。」


  「哼,大闷蛋,我不理你了。」


  古云继续思索,甚么灵气有生命?有意志?灵气怎会有生命呢?


  不!不对,灵气可以使身体成长和变化,当然有一种特殊的生命力啦,有生命力是不是就等於有生命呢?


  不理了,沟通灵气,沟通灵气!


  「灵气,灵气!快点回应我吧,我要雷神啊。」


  战斗还是继续,郭炎不停变换剑招,招招相连,威力强大无匹,但是愈强大,花费的灵气愈大,而古云要用灵
气抵抗对方的剑法也要消耗灵气,故此二人所消耗的灵气也都一样。


  到最后谁胜谁负呢?


  第十四节比武结束


  战争已经持续了六刻钟了,郭炎和古云的灵气也消耗得七七八八,是时候分胜负了。


  「古云,能够跟我战斗至此,你的实力的确很强,但天才之名是属於我的!」


  古云没有理会他的说话,古云继续呼唤雷神。


  要呼唤雷神,首先要沟通灵气,可是古云已经很努力与灵气沟通了,但却得不到回应。


  眼见郭炎就要使出杀手锏,古云的心急了。


  「灵气啊,灵气,回应我吧,就这么一次就好了。」


  古云的精神高度集中,意识去到一个很宁静的环境。


  忽然,他产生一种莫名的感动,好像甚么呼唤的声音似的。


  他继续集中精神去体悟。


  「呜呜呜。」


  他听见好像风声的声音,然后一阵清风吹过他的耳边,带着阵阵细语声。


  听见了!


  是灵气的回应。


  「请雷神,请雷神!」


  意志集中,精神集中,真念一直线!


  忽然,天空乌云密佈,突然雷声隆隆,白芒芒的闪天如蛇似龙盘旋天际。


  「成了成了成了!来了来了来了!」


  古云高举手中的蓝剑,摆出一个引雷的姿势。


  同时,郭炎也储气到最后阶段,璀璨金光凝练於剑之上,长发和衣服飞扬,气势磅礴。


  「接我这招吧!剑龙闪!」


  「轰隆隆!」


  天降神雷,打在古云的剑上,皇皇天威不可欺!


  「去死吧!看我这招天雷灭杀!」


  金龙与白雷相撞,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大爆炸一触即发!


  「轰轰轰!」


  刺眼的光芒和巨大的灰尘令所有人不敢正视。


  过了一会儿,尘土和闪光退去,众人才将视线放回比武台上。


  「谁胜谁负呢?」


  「好强的比拚啊,连比武台的毁了。」


  「你看,那边!」


  尘土完全散开,郭炎的身影露了出来,他灰头土面,头发披散,衣衫破烂,狼狈不堪。


  「哈哈哈,我不会输的!」


  另一方面,古云身处之地也显露出来,他用灵气护身,仍然保持诸平静的容貌,脚下的比武台一个部份也保留
了下来。


  「古云!我不会……输……的……」


  郭炎最后倒在地上昏死过去,胜负立见。


  古云的灵气也油尽灯枯了,他累得坐在余下的比武台的一角。


  「郭师兄输了!」


  「天啊!郭师兄堂堂练气八层境界竟然输给一个练气五层的新丁!」


  「呼!变天了!」


  「可恶!该死!」田长老不停咒骂道。


  「精彩!精彩!」其余三位高阶弟子都十分高兴看了一场激烈的比武。


  落幕了。


  「我现在宣佈,今年春季的比武大会,优胜者,古云!」


  「哗!」


  随着李长老的宣佈,比试冠军属谁就定下来了。


  ……


  三天后,古云的洞府中。


  欧阳雅静受的伤已经好了,不会有后遗症留下。


  二人就在古云的洞府中聊天。


  「想不到你真的能打败郭炎。」欧阳雅静微笑着道。


  「那是不是应该对现我们的承诺?」古云笑得很甜。


  「甚么承诺?我不知道。」欧阳雅静装作不知的说。


  古云大是紧张,道:「我打败了打败你的郭炎,那我不是超越你了吗?那么你也得嫁我了啊。」


  欧阳雅静含羞带嗔的说:「谁要嫁你。」同时别过头不看他。


  「你撒赖!」


  欧阳雅静站起来,离开石桌笑道:「我是说你的实力超越我才考虑嫁给你。」


  古云扑向欧阳雅静,欲要抱着她,谁知她身法轻盈,很容易就闪开了,古云扑到地上去。


  「你无赖!」


  「嘻嘻,谁才是无赖呢?」


  古云爬起来,边聊边乘机走近她:「你说话不算数。」


  「我闪!」古云又扑个空,欧阳雅静走到正厅的一角,道:「我说是考虑,考虑啊,你明白吗?」


  二人你追我逐,古云几次想扑向欧阳雅静,但都扑个空。


  终於,古云想出一个办法,他装作心口痛,引她中计。


  「哎呀!痛!」




》》》》本站资源首发于撸大师,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系统自动回复您最新网址。《《《《《

  「你别装了。」


  「真的痛呀,哎呀!可能是和郭炎比武是用气过度所致。」


  古云跪到地上,双手掩着胸,这时欧阳雅静真的以为他留有伤患,於是走近他,道:「你没事吧。」


  「我……」古云突然来个饿狼扑羊,道:「我才没事呢?」


  古云扑倒欧阳雅静,他死死压着她。


  「你无赖!」


  「呵呵,我是无赖啊,我就无赖给你看!」


  古云俯身想吻向她,她却转头躲开了。


  「救命呀!非礼呀!」


  二人在地上滚来滚去,扭扭缠缠,打打闹闹,好像一对小夫妻一样。


  最后,欧阳雅静反过来压着他,二人含情默默地互相对望,双方的呼吸都能够感觉到。


  情愫何时产生的呢?


  感情这东西实在奇妙,二人都对对方有兴趣,这是不是叫感情呢?


  激情,不需要理由。


  那怕只是昙花一现也好。


  她慢慢地低头,直至将自己的唇印在他唇上。


  浅浅的,温柔的,双方开始动嘴,又吸又吮,又舔又咬。


  不知谁先伸舌头到对方的口中,不用即可,一用当即无法停下来。


  由初吻到激吻,再由激吻到索吻,二人彼此都需要对方,用对方的绵绵情意来滋润自己的空虚的心灵。


  修仙之路,艰苦又漫长,重重险阻之后才偷得浮生。


  仙心孤寂,唯有用爱去填满那份时日的空虚。


  二人一边吻一边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最后脱光衣服才继续接吻,同时二人大战到床上。


  古云的双手不停抚摸欧阳雅静的嫩滑身躯,脸颊、胸脯、蜂腰、背部、臀部。


  欧阳雅静紧紧的搂着古云的颈,抚过他结实的背,留下一道道爪痕,激情澎湃,可歌可泣的爱情啊。


  吻久,唇分。二人喘嘘嘘地凝视着对方。


  「雅静,我爱你。」


  「古云,我也爱你。」


  「让我看清楚你的身体,不要害羞,都交给我。」


  「嗯。」


  古云仰起身子,侧身望着眼前娇嫩的鲜花,美,很美,美得不能形容。


  「你的胸脯很大。」


  「不喜欢吗?」


  「喜欢,爱死了。」


  古云一手抓住欧阳雅静的酥胸,不单止大,又弹又挺,她的玉乳可比蜜瓜般大,当中一定有很甜美的瓜汁了。


  「噢嗯嗯……轻一点啦……会痛哦……」


  欲罢不能!


  古云双手肆意地玩弄她的肉乳,他紧紧抓住,又搓又揉,拉高按扁,最后又低头吻咬她的乳头,用舌头舔那如
铜钱般大小的乳云。


  欧阳雅静发出嘤咛之声,唉唉哼哼,唧唧哦哦,犹如一首美妙的乐曲。


  最后古云慢慢地向下移,把头移向她的私隐处,那片已经湿漉漉的桃园圣地。


  「不要舔那里,很髒的。」


  嘴上想不要,低却辗转逢迎,腰也弓起,连腿也缠着古云的头。


  这就是女人!


  古云终於嚐到女人的滋味了,那甘甜如蜜的淫液,是他嚐过最好味的清泉。


  当他发现花中的荳蔻已经动情,他忍不住用手挑逗它。


  「啊啊嗯嗯……不要……太刺激了……我会……我会……」


  金黄色的尿液喷洒而出,喷得古云满脸都是。


  「嗄,你尿尿了。」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


  「你要怎么赔我?」


  「我……我……」


  「我要进去!」


  欧阳雅静颔首回应,事已至此,她早就把自己奉献给他了。


  虽然古云是第一次和女人作最亲密接触,但淫虫王千年的记忆不是骗人的垃圾,他清楚知道女性的最敏感地带,
尽情挑逗,令对方失陷,是淫虫王最大的骄傲。


  性技,是淫虫王天生的本能,女人,天生就是给淫虫王为奴的。


  提枪上马,没有迟疑,破瓜之痛,终需要面对,处女丧失,给了自己的男人有甚么问题?


  问题是之后的关系处理吧,这一点古云早就想好了。


  「痛呀,原来破瓜是这么痛的,呜呜呜……」


  「一会儿你就爽了。」


  「你怎知道?」她想了想,道:「哦,你不是处男,难怪这么熟手。」


  「去去去,我是货真价实的处男子啦。」


  「骗人!」


  「没骗你。」


  「哎呀!不要动,好痛呀!」


  古云才不理会她的抗议,他知道这痛苦之后的快乐是无与伦比的。


  激情,疯狂,汗与泪交织,爱就是完全奉献,男欢女爱更是如此。


  郎有情,妾有意,何不走在一起?


  「啪啪啪啪啪!」古云努力地摆动腰,每一刺进,每一挺举,都夹杂着雷霆万钧之势。


  一声声肉乐演奏着动人的歌。


  「啊……嗯嗯哦……怎会这样……很……很美……的感觉……」


  今日夜注定是无眠夜了,二人一场一场人肉大战,比起古云战郭炎那场比武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