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公主战记

公主战记

2016-09-22 07:08 PM作者:caoporn在线成人视频,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caoporn在线视频

.
  第一章。淫蛊


  在这片无际的大地上,存在着无数的国家和种族。也许物竞天择是生物界的铁则,无论是同类或是异族,也都
逃避不了战争。在这一百年间,这些国家之间的战争完全没有间断过,甚至仇恨变得愈来愈深。


  战争,是不是绝对源自于私欲?也许我会回答你:是的。然而,她却不以为然,因为她是为了守护着她认为正
确的事而战。这个她,或许是这片大地上唯一能够称为「天使」的女人。她就是佩尔斯国王雷奥的次女——亚纪公
主。而这个故事,亦是记录着她的伟大事迹。


  佩尔斯国是大地上五大最强国之一,位于大地的东南方,占地甚广。其国王雷奥更是十大战神的首位,年青时
喜爱周游列国,博学多才,所以无论武功和智慧,他也是无懈可击的。


  在二十岁的时候,他旅行途经一条小村庄,在那里娶了王后玛利安。玛利安王后本来是这条村庄的长老的女儿,
因为她拥有天使的美貌和智慧,也有一副美好的身段,所以令血气方刚的雷奥也拜倒其石榴裙下。


  之后,雷奥把玛利安带回佩尔斯国成亲。过了五年,玛利安王后先后生了三位公主:广子、亚纪和薰。也许,
男人就是好色的动物,就算雷奥的智慧如何高深,也逃不过色欲的诱惑。


  在三位公主出生后的一个月他就离开国家,美其名是出外游历,增广见闻,实际上是寻欢作乐,到处留情。可
怜的玛利安王后忽然担起了治理国家的责任,只有感到无奈。


  雷奥王离开一年之后,玛利安王后又诞下了一个男婴——亚历士。亚历士王子容貌俊美,身体健康,然而产后
的玛利安王后却变得十分虚弱。为了好好地休养和照顾教育四位孩子,王后把大部份的责任交托祭司长波洛夫。


  祭司长波洛夫的家族是历代的忠臣,本来波洛夫也是佩尔斯国最忠心的人。


  被称为「智者」的波洛夫拥有超凡的智慧,相传他能够一目十行,有过目不忘的异能,而且他精通各种魔法和
巫术,有呼召恶魔的能力。由于他历代都是忠臣义士,所以雷奥王和王后对他就好像一位老师一样。于是王后放心
把治国的责任交托给他。


  然而,就像雷奥王一样,虽有超凡智慧,也敌不过私欲的诱惑,权力把他的忠心蒙蔽了。但是基于家族的声誉,
他没有选择背叛佩尔斯国和雷奥王,他只有暗暗地把权力从王后里夺过来,做个有实无名的统治者。


  现在是雷奥王失踪后的十五年,佩尔斯国的繁盛有增无减,而且在波洛夫的治理下国势不断增强。在这十五年
间,佩尔斯国先后吞并了数十个国家和种族,使到国家的土地扩大数倍,成为雄据南方的大国。波洛夫的名声也愈
来愈响了。


  今天是玛利安王后的三十六岁生日,佩尔斯国全个皇城都变得热闹起来,因为每逢王后生日,都会大排延席,
邀请各国的贵胄来庆祝作乐。再者,许多别国的王族贵胄都渴望一睹玛利安王后天使般的美貌,于是都把佩尔斯国
皇城挤得水泄不通。


  其实这些节目都是波洛夫安排的,一方面他制造机会勾结别国的贵胄,另一方面他想讨好王后的欢心。没错,
他渴望占有这位美若天仙的王后。


  宴会开始前,玛利安王后在她的房间内,几个女侍从忙着替她打点一切。这时,祭司长波洛夫来到门前:「王
后,臣有事求见。」其实玛利安王后多少也知道这个波洛夫的狼子野心,但是大权现在在他的手,也只好吞声忍气,
等待雷奥回来收拾残局。她示意女侍从开门给波洛夫。


  波洛夫甫一进门,就以国家大事的理由命令所有侍从离开王后的房间。


  「波洛夫老师,你找学生有何要事?」王后心里虽然不喜欢这个人,但一直也是称呼他作「老师」,希望可以
提醒他自己的身分。


  「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臣最近提炼了一些新酒,男的喝后精壮无比,女的喝后青春常驻,所以特来带一些给王
后品尝。」波洛夫边说边在衣袖里掏出了一瓶酒。


  「老师,你知道我的酒量,而且一会还要招呼来宾,你还是把它留下来,在宴会后我一定会好好品尝。」玛利
安根本就不想喝他的酒,只好敷衍着他。


  「王后请放心,这种酒只会保身,不会醉人的。」波洛夫慈祥地笑道。


  玛利安看见他好像没有恶意,于是把酒拿过来,倒了一小杯喝了。


  「王后,喝这么少没有效的,要喝多一点。」波洛夫拿起杯,倒了满满的一杯给她。玛利安虽然感到不耐烦,
但她还是喝了。


  「这样才好嘛。」波洛夫笑了,然后他退后两步,在袖里拿了一个哨子出来吹了一下。


  哨子虽然被吹了,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时候,玛利安忽然按着下腹痛苦地跪在地上。


  「王后,怎样了?」波洛夫问道,然后又吹了一下哨子。这次,玛利安显得更加痛苦,双手按着大腿内侧,轻
轻地呻吟起来。


  「王后,你只是喝了一杯,反应就这样激烈了吗?」波洛夫淫笑着,他在袖里拿了一样黑色的东西丢在玛利安
的跟前,看真一点,这原来是一根黑色的假阳具。


  「哦,我不小心掉了件宝贝,王后你可以给我拾回来吗?」


  「波洛夫,你干了些什么?」玛利安咬牙切齿地道。


  「你想知道吗?嘿,刚才你喝的的而且确是我新发明的酒,男的喝后绝对可以精壮无比,连御十女也没有问题
;女的喝后也会青春常驻,但最重要的却是淫性大发,就好像现在的你一样。」波洛夫说罢,又把哨子吹了一下。


  「啊,我的下面好热啊!」玛利安实在忍不住,开始说淫贱的话。


  「这酒除了令到女人淫性大发外,还有一样特效,就是我的淫蛊。中了淫蛊的女人,只要听到我用这个特制的
哨子吹出来的声音,就会变得淫乱。这哨子只会吹出一些普通人听不到的声音,我是在犬人族那里学到的,现在就
只有犬人和狗,还有中蛊的女人才会听得到。只要我一吹哨子,无论是犬人还是狗,也会像你一样淫性大发。」


  「你好卑鄙!」玛利安用痛恨的眼神盯着波洛夫:「枉我待你如老师一样尊敬你,你居然对我下蛊。」


  「你认为你待我好吗?我数次向你求欢好,你却对我左闪右避,雷奥王不在了,只是一次半次,你也不舍得跟
我欢好。现在我反要你求我操你。」波洛夫就像发狂了的不断吹着哨子,玛利安的阴部变得极度空虚,只想找东西
把它填满。


  在波洛夫的淫蛊下,一向贞洁的玛利安王后也变得淫乱不堪,她把身上的衣服也撕开了,左手抚摸着她的大奶
子,右手的手指不断在阴部进出。


  「我不行了,不要吹了,求你饶了我,我的小穴好空虚啊。」虽然玛利安哀求道,但是波洛夫并没有停下来,
而且更使劲地吹着哨子。


  「不要,我的小穴,快插我,波洛夫,我以王后的身分命令你快插我。」玛利安已经淫得失去常性,她把双手
的食指和中指,一共四只手指也插进小穴里,把花瓣插得反起来。


  「你身边不是有根好东西吗?」波洛夫淫声道,指了指地上的黑色假阳具。


  玛利安想起了那根假阳具,想也不想地就把它拿起来,使劲插在小穴里。然而,她愈使劲阴道愈松驰,使她格
外痛苦。


  「爽不爽?这根假阳具是涂了淫药的,你只会愈插愈淫。你看,你的淫水把整张地毡也溅湿了。」波洛夫看着
玛利安的淫相,实在乐透了。


  淫酒、淫蛊和淫药,把天使般的玛利安折磨得死去活来。波洛夫觉得是时候了,就把衣服脱下来,「你想要吗?」
波洛夫指着他的下体向玛利安问道。


  「这是什么?」但是玛利安却吃了一惊,原来波洛夫利用白魔法的医术,把自己的阳具变成了两根可怕的东西,
上面一条是马屌,下面一条是虎屌。


  「厉害吗?我的宝贝现在已经站起来了,你要我干什么?」说罢,波洛夫又吹起哨子来。


  「啊,我要你干我,插我的小穴。」玛利安把双脚撑开,双手把花瓣张开,整个屄也显露在波洛夫眼前。


  「这正是我日思夜想的宝物,现在居然完全地放在我眼前。我今天就要操爆你的屄。」波洛夫双手找着玛利安
的脚踝,马屌插进小穴,而虎屌就插进她的后门。这一着,把玛利安刺激得整个人也哆嗦起来。


  巨大的马屌把玛利安的小穴填得满满的,强力的抽插把花瓣翻出翻入,每一下的插入也直顶花心,把玛利安插
得不断高潮。而后面的虎屌虽然没有马屌大,但皮坚肉厚,表面十分粗造,把她的肛门插得十分舒适。其实波洛夫
的虎屌没有这样简单,因为老虎的阳具生有倒勾,在交配时会使到雌虎痛不欲生,但是波洛夫却不想这样简单就把
玛利安的肛门废掉,所以没有运起这些倒勾。


  「波洛夫,快点吧,快点把我插死。」玛利安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在她脑里就只有淫乱的思想。


  「好吧,我要你的阴道享受一下我的虎屌。」波洛夫忽然拔出双屌,把玛利安反转,让她趴在地上,好像一只
母狗。他又吹起了哨子,使到玛利安的淫水不断涌出来。他把马屌插在她的菊门,又把虎屌插入小穴。


  也许马屌实在太大的关系,只入到一半就入不到了。波洛夫连忙把玛利安的双脚向前弓起来,姿势就像一只青
蛙,这使到肛门口更加扩张,他大力一插,把整条马屌插进她的直肠里。可能是他太大力的关系,玛利安惨叫了一
声,惊动了站在门外的一群侍女。


  其中有一个叫佩儿的侍女是玛利安的心腹,她知道王后并不喜欢波洛夫,但是今次波洛夫却迟迟未出来,心里
开始担心王后的安全。当她听到了王后的惨叫声,连忙把门打开了少许,窥看一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不看还罢,
看了就不得了。她看见波洛夫一手找着王后的头发,一手按着她的腰,下身不断干着活塞运动。这一着把这个小小
的侍女吓呆了,半刻也出不了声。


  「贱货,你听好了,你现在没有我的宝贝是不行的。所以由现在开始,你要听我的命令,你可以继续去做你的
王后,但以后国家的一切都是我祭司长波洛夫的。包括你和你的儿女,也是我的。操了你之后,我也要操爆你的女
儿呀。」波洛夫又再淫笑起来。


  但是,波洛夫万料不到他这番豪语却被这位小侍女佩儿听到,而就在此刻,命运开始作弄佩尔斯国和四位王族
后裔。


  第二章。蛇宴


  目睹了波洛夫的淫行的侍女小佩被这一切突然的事吓得魂飞魄散,平日聪明玲璃的她居然变得迟钝起来,不知
道这时候该作什么。


  在王后房间内的波洛夫仍然抽插着王后的下体,他就好像有用不尽的精力,连续射了十多次精的阳具仍然是坚
坚挺挺的。然而,被压在他跨下的玛利安王后却疲乏不堪,前后两个洞穴已经破裂,血不停地在里面流出来。


  「干你的娘,你这贱货干吗没有反应了?」波洛夫把两根阳具拔了出来,将玛利安翻过来,发觉她面色苍白的
昏死过去。他看一看玛利安的阴部,血和精液从小穴和肛门流出来,两个洞穴完全松驰,就像被插了两根隐形阳具
一样的撑开着。


  「贱货,我不会让你这样轻易地死去,我还有许多节目等着你呢!」


  眼见仁慈善良的王后被波洛夫折磨得不似人形,小佩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出来,她心想:我一定要救玛利安王
后,还有几位公主和小王子。但我不会是波洛夫的对手,怎办呢?


  正当她在想办法救王后时,房内的波洛夫已经穿好了上衣,他把玛利安王后抱到床上,利用治疗魔法医治她阴
部和肛门的伤口。他站在王后的右手边,一面用右手按在她的下体施法,一面用左手套弄着他仍然坚硬的阳具。


  「这两根宝贝没错是厉害,但却不容易软下来,每次都要射二十次精才会放松,我要快点完成『那东西』,这
样就解决问题。」


  不一会,两根阳具也作出第二十次射精,波洛夫把精液全都射在王后的乳房上。而王后的阴部已经回复美丽,
光泽红润的阴唇令人唾液。


  「糟了,那奸鬼要出来了。」门外的小佩看见波洛夫准备离开,心急如焚,忽然她心里浮现出一个人影,「是
了,去找安娜将军。」说罢,小佩一支箭般跑去了。


  当小佩离开后,波洛夫也踏出了房门,他朝着自己的地下室走去,只剩下赤裸的玛利安王后像死去似的躺在床
上。


  「安娜将军!安娜将军!」小佩在将军府且走且叫喊着。


  「谁人这样斗胆在将军府大呼小叫?」说这话的是个年轻的女子。


  「飞雪队长,见到你可好,安娜将军在哪?我有急事找她。」小佩急得忘记了自己只是个侍女。


  「你这个丫环会有什么要事呀?」飞雪打量着面前这没有礼貌的小侍女。


  「波洛夫背叛了,他强奸了王后,现在打算把佩尔斯国据为己有了。」小佩说得手舞足蹈,十分紧张。


  「你这个傻丫环在说什么梦话?波洛夫是祭司长,他代代都是忠心的大臣,他为何会背叛?你再乱说话,我就
把你的头砍下来。快滚!」飞雪盯着小佩道。


  「飞雪队长,我说的是千真万确的,请你带我见安娜将军,她一定会辨别是非的。」小佩急得涌出泪水来。


  「你这样说,是指我不辨是非啦?」飞雪指着小佩,一双大眼睛瞪着她。


  「我……」小佩即时吓得不知所措。


  「飞雪,不要欺负这位小姑娘,我认得她是王后身边的小侍女。」


  「绫,你说我欺负她?」飞雪向着一位同样漂亮的女子道。


  「小姑娘,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将军。」说罢,绫伸手拖着小佩在飞雪面前走开了,飞雪被气得一时说不出
话来。


  「将军,大事不好了,王后出了事。」绫向着面前的一个美女跑去。


  「什么事?快详细告诉我。」说这话的,是一个拥有绿色长发的美女。她穿着紧身的轻甲,骑在一匹巨大的黑
马上。那轻甲紧紧地包着她的美好的身体,一对豪乳就像要破衣而出一样,修长的双腿配合坚挺的臀部,实在使人
神魂癫倒。


  「波洛夫背叛了王后!」跑在绫背后的小佩也赶了上来。于是,小佩把刚才所看的详细地告诉了安娜将军。


  「卑鄙无耻的波洛夫居然这样对待玛利安王后,我不会饶他的。但是除了我们蔷薇亲卫团外,所有兵力都是由
波洛夫管理,如果要硬拼,我们一定会输。」


  安娜垂下头沉思起来,身边的绫和小佩都不敢打扰。


  「首先救出王后、公主和王子,然后找王叔奥云借兵。」一把甜美但充满智慧的声音从安娜背后响起。


  「啊,原来是丽。你说的对,就照着办吧。一号,你也听着。」安娜向着天花板道,好像对某人说话似的:「
飞雪领圣剑队带大公主离开;丽领圣武队带二公主离开;绫领圣炮队带三公主离开;而一号,你就领圣忍队带小王
子离开。我去救玛利安王后,你们成功后就在城外的树林中集合。我们只会等到日落,不论生死,不见即散。大家
明白没有?」


  「完全明白!」说罢,四队人马分头行事了。而小佩就跟着安娜走去王后的房间。


  另一边厢,祭师长波洛夫和王后玛利安正在大殿,因为王后的生日宴会已经开始了。众嘉宾在偌大的殿中吃喝
玩乐,非常快活。而坐在王位上的玛利安王后出奇地精神,她不是刚被波洛夫奸淫了吗?原来这个并不是真的玛利
安王后,她是波洛夫用巫术造的假人,真的王后还在房间中没有醒过来。为了不被人怀疑,波洛夫把这个假王后带
出来招呼宾客,居然没有人发现个中的玄机。


  话说回来,安娜和小佩到了王后的房间,连忙推门便进,看见王后裸体的躺在床上。平日和蔼可亲的王后居然
受到这样的蹂躏,小侍女小佩实在忍耐不住,她连忙跑到王后的身边。


  当小佩接近床边时,忽然从地上伸出了许多触手把她卷住,安娜见状立即冲上前,拔出配剑斩向那这触手。安
娜身为亲卫团的首领,亦是佩尔斯国的将军,武功实在是名不虚传的,她几招起落,就把卷着小佩的触手斩得七零
八落。


  然而,当安娜救起小佩的同时,五条触手从王后的床下插出来,捉住了王后的四肢和颈项,另外还有一条长有
龟头的触手向王后的阴道口顶去。


  「停手!」安娜喝道。那触手就好像听得明白似的,立刻停在玛利安的阴道口,没有进一步行动。刚才在地上
被安娜斩断的触手好像有生命的重新长起来,一时间整个房间都满了触手。


  「把衣服脱光!」一把熟悉的声音响起。


  「波洛夫!」安娜失声道:「你想怎样?快放了王后和我们。」


  「安娜将军,你还不知道现在的处境吗?只要我说一声,百首蛇男就会奸淫玛利安,而你们亦只有等着被奸的
运命。」波洛夫淫笑起来,声音格外讨厌。


  「求你不要伤害玛利安王后和安娜将军,你要奸就奸我吧。」小佩连忙把衣服脱下来,张开腿坐在地上:「我
还是处女,你奸我吧,但是要把她们放了。」


  「小佩,不要傻了,波洛夫这个混球不会守诺言的。」安娜把小佩的衣服拾起,遮在她的身体上。


  「我波洛夫堂堂是个祭司长,我一定守诺言,只要你们听话,我一定会放走玛利安。蛇男,把王后放下来。」
说罢,蛇男当真把玛利安慢慢地放在床上,这时玛利安还是未清醒的。


  「怎样了?安娜将军,快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吧。我想看看你的裸体啊。」波洛夫人虽然不在,但他的淫意却充
斥整间房。


  安娜望了望玛利安,又望了望小佩,只好无奈地把身上的轻甲、外衣和里衣也脱了。安娜虽然贵为将军,但其
实她只有二十五岁。因为她的父亲是上一任的将军,在他死后,将军一职就落在她的身上。然而年纪轻轻的她却精
通家传的骑术和枪术,拥有卓越领导才能的她是绝对有能力胜任将军的工作。


  然而现在的安娜就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全身赤裸的绿发美人正站在无数触手般的淫蛇面前,娇生惯养的她受
到这样的悔辱使她羞得垂下头不敢望向这些淫物。她用左手遮着胸前两点,又用右手遮着下阴,但阴毛茂盛的她却
不能完全把下体遮蔽,绿色的阴毛从小手的边缘露了出来。


  而坐在安娜旁边的小佩,身体不由自主地战抖着,她望着跟前的无数淫蛇,仿佛已经快弃了生存的希望。


  百首蛇男,是波洛夫的变态生化实验其中一个成功品。他利用白魔法把一百条不同的蛇连接在一个男人身上,
于是这个男人就可以自由地操控这些触手般的蛇。除此之外,波洛夫不断地用淫药浸着这个男人,使到每条蛇都奇
淫无比,可以射出淫液。而且被淫蛇咬中了的人就像吃了强力淫药一样,如果在短时间内不造爱泄欲,男的就会谷
精爆阳,女的就会欲火焚阴,死得相当恐怖。


  「蛇男,给我做出好戏。暂时不要理那个丫环,先奸了安娜。」波洛夫命令道。


  其实他本人还在大殿上,他只是用传音术和天眼把房间里的景象传进脑部。


  百道蛇男是绝对忠心的仆人,他听到波洛夫的命令,就伸出两条蛇,把安娜的双手捉住绕到身后,然后用一条
蛇缠着她的手腕。这时安娜没有作出任何反抗,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能够逃走,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而且她还要保
护王后和小佩,成功的机会简直等于零。


  安娜健美的双乳和绿色阴毛包着的阴道已经完全暴露在蛇男面前。数十条蛇伸出开叉的舌头同时在她的脸上、
粉颈、肩膊、乳头、肚脐、阴唇、大腿内侧和小腿上不停抚摸,刺激着她全身的敏感带。安娜心里虽然很厌恶这样
被奸淫,但是身体的反应却出卖了她,从她喉咙里开始发出呻吟,小穴也不断分秘出淫水,由花瓣沿着两腿流在地
上。


  淫蛇忽然把安娜的手腕一扭,她的整个身体被迫转了一百八十度,然后淫蛇把她按在地上,使她提起屁股,面
贴地下的趴在地上,她的整个阴部和肛门也完全被看到了。但是淫蛇却没有立即插入她的屄和屁眼,只是在门外徘
徊。


  安娜的淫水不断涌出来,现在的她已经失去了自制能力,大声淫叫:「啊,快些插入我的小穴中,我的肛门也
好像很需要,也插入我的肛门吧。」尽管她怎样浪叫,蛇男也没有进一步行动,因为他要这个女人变成绝对的性奴
隶。


  两条蛇游到安娜的豪乳上,大力卷着它们,把它们挤得变了形,然后两个蛇头同时向她完全充血的乳头咬去,
这一咬在她每一个乳头上留下了四个洞,而且有些紫色的液体流出来,这些就是百首蛇男的淫液了,现在的安娜将
军就等于一个见屌就抢的下贱妓女一样。蛇男咬了她的乳头之后,还在她的屁股和阴唇上咬了几口,她中的淫毒现
在已经无可药救了。


  百首蛇男突然撤去安娜身上所有蛇,然后把一根两头蛇(假阳具)插在一直也不敢作声的小佩的屄里面。小佩
忽然被插,表现得十分不知所措,她正想伸手把它拿开时,发了狂的安娜已经快速地爬在她的身上。


  「操我,快操我!」在淫毒影响下,失去自我的安娜一屁股坐在小佩的阳具上,然后不断上下抽插,就像男下
女上的姿势一样。


  可怜的小佩还是处女,她的小穴仍然是干燥,两头蛇快速的抽送使到她的阴道苦不堪言,两行眼泪从她的双眼
不断流出。可是极度饥渴的安娜又怎会理会,她只管不断蠕动身体,每一下都使到假阳具直顶花心。但她这边的龟
头顶在她的花心,同时小佩那边的龟头也顶在小佩的花心上,顶得小佩大叫大喊起来,处女红不断由她幼嫩的小穴
中流出来,使到地板也被染红了。


  在淫毒的驱动下,安娜愈动愈激烈,小佩的血愈流愈多。刚才还不断叫喊的小佩忽然失去声音,动也不动了。
实在叫人伤心,原来小佩的处女屄实在受不了这种强奸的折磨,已经完全破裂,由于失血过多,终于被操死了。善
良的小佩为了拯救主人而牺牲,实在太伟大了。


  但是,在小佩上面的安娜却没有发觉她的死,还是在不断抽送。最后她达到了高潮,阴精从她的阴道口如泉喷
出。高潮使她回复一刻清醒,这时她才意会到小佩居然被她「奸」死了。


  当她的内心充满悲伤和自责的同时,蛇男又准备作出变态的凌辱。


  第三章。第一次地下室淫辱


  空气变得愈来愈冷了,在王后的房间内,有三个一丝不挂的身体:死去的小佩,昏迷的玛利安,还有中毒的安
娜。


  平日英姿焕发的安娜将军现在就只是一个受伤的小姑娘,她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加上她身中淫毒,武功也大大
减退了。但是百首蛇男却没有把握着这个黄金机会去把她彻底奸淫,它只是利用数十条蛇把守着房门。


  虽然只是数分钟的休息,安娜仿佛恢复了一点气力,她开始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在她前面的是玛利安王后的
床,王后就昏迷在床上。在她旁边是小佩的尸体,可怜的小佩是被她「奸杀」的。整个房间也布满了淫蛇,只要被
任何一条蛇咬中,就会中淫毒,而她自己身上亦都中了毒。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跟蛇男硬拼是没可能的事,这样
做亦只会令蛇男再次侵犯她。然而,救王后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在玛利安身上已有十数条淫蛇看守着她。再者,
她知道自己不能死,在城外公主王子和她的手下也在等着她,而且王后亦需要她的拯救。她明白到自己的生命是何
等重要。


  安娜开始运用自己的智慧去解决现在的困境,她缓缓地把整个房间的淫蛇的位置记下来,希望可以帮助她逃生。
忽然,她发现了一件关于蛇男的事,在房内就只有蛇头和蛇身,如果百首蛇男只是一体的话,这些淫蛇必定在某地
方接合起来。斩断这些蛇后,它们会重生,但只要杀了蛇男的本体,那就神仙难救了。


  首先要找出蛇男的真身所在,安娜定睛观察每一条蛇的尾部通往哪方向。不一会,她终于知道了蛇男的本体其
实藏在这房间的下面,于是她二话不说,拾起了掉在地上的配剑,向着房间冲出去。


  尽管安娜的武功受到淫毒的影响,但是要破门而出还并不是难事。她挥剑把守在门口的淫蛇砍掉,一招飞腿结
结实实地把木门踢开,没命的向阶梯跑去。心中只想着奸淫安娜的蛇男万料不到她会撇下王后逃走了,它立刻驱着
数十条淫蛇向她追捕。


  忽然,波洛夫的传音术道:「蛇男,不用追。在下面有著有趣的事等着这嫖子呢!」


  我想,如果安娜听到波洛夫的说话,就不会如此疯狂地跑到下一层。安娜有什么悲惨的遭遇?我还是卖个关子,
暂且说一下大殿里和城外的情况。


  在大殿里,宴会还未结束,宾客仍然都是精神奕奕的,因为波洛夫在食物和饮品里下了一些药物,使到食用者
体力充沛。这时他正在大殿的人群中穿插招呼着每一位客人。而假王后仍然坐在座子上,不时向殿中的贵胄微笑着。


  忽然,波洛夫从人群中走到王后的身边,向宾客道:「各位王族贵胄,王后已经有点疲倦,她需要回房间休息
一下。但宴会仍然是未结束的,请各位继续尽兴。若然你们觉得疲倦,请联络殿内的侍从,他们会带领你们到特别
预备的房间休息,希望不会失礼各位。现在我和王后先失陪了。」说罢,他牵着王后的手离开了大殿。当然,他并
不是去王后的房间,而是回去他的地下室。


  日落已经过了,玛利安王后和安娜将军还未见纵影,在城外树林等侍的一伙人显得十分焦急。


  而最没耐性的飞雪开始发作:「将军在干什么?都已经日落了,现在还未见人,会不会出了事?」


  「我们现在就只有等候或是离开。」比较冷静的绫道。


  「将军命令我们不见即散,我们一定要走。」一把像冷一样的声音在某处传来。


  「一号,出来吧,不要躲起来,扮鬼么?」飞雪道。


  「好吧,将军一定会吉人天相的,我们向北面的奥云城出发,找王叔奥云帮助吧。几位公主和王子,我们要出
发了。」这声音是丽,安娜不在时,蔷薇亲卫团里就只有丽最有领导能力。


  于是,蔷薇亲卫团十二人,还有三位公主和小王子就立即向奥云城出发。


  过了一天,在佩尔斯国皇城的地下室内传出了一阵十分讨厌的淫笑声:「贱人,快给我好好地吹,吹硬了才操
你。」


  波洛夫赤着身体坐在一张仿制的王座上,而在他的胯下吞吐着他的马屌的正是玛利安王后。


  「你说你是一只母猪,还是母狗?但无论是什么,你现在只是一只畜生,你明不明白?」波洛夫用手按着玛利
安的头,使得她把整条阳具吞了下去,但马屌实在太大,龟头顶在她的喉咙叫她感到呼吸困难。


  「主人问你,你要回答嘛!快答我,明不明白?」波洛夫揪着她的长发,不断上下摇动她的头部令她不断吞吐,
而且每一下都是顶到喉咙,令到她想呕吐起来。


  波洛夫没有停下来,他还是且问且摇动她的头。玛利安的樱桃小嘴被他顶得根本没有能力回答问题,波洛夫只
是在虐待着王后。


  「魔鬼,你才是畜生!」在波洛夫对面的墙上挂着一个大蜘蛛网,上面有一个女人。


  「哦,美丽的安娜将军终于醒了吗?刚才我的蜘蛛孩儿待你可好吗?」波洛夫的手停了下来,没有再摇动王后
的头。


  「波洛夫,你背叛了雷奥王,你不得好死。」安娜用尽气力咒骂着波洛夫。


  「我知我知,你是十分忠心的,就连处女之身也给了雷奥。」波洛夫笑道。


  「你怎么知道的?」安娜瞪着眼睛望着波洛夫。


  「当时你只有八岁,那晚你碰到母亲和雷奥的奸情,于是雷奥就把心一横,在你母亲面前把你奸了。之后他每
一个月就会召见你,美其名是教你武功,实际是教你性技吧。」


  安娜把口张开,整个人愣住了。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吧?好吧,我告诉你,全都是雷奥告诉我的。我也有份干你的,你不记
得吗?」


  「胡说!我只有雷奥王一个男人。」安娜高声否认。


  「你记不起有几晚,雷奥把你的双眼蒙住了?那时候操你的,正是我的小弟呀!」


  「畜生,你和雷奥都是畜生。」被自己的男人出卖,对于安娜来说是不可原谅的。


  「不要生气,让我和我的双屌来安慰一下你吧!」说罢,波洛夫推开了玛利安王后,续道:「蛇男,给我好好
的照顾这个贱妇,不要用那两条蛇,会操死她的。」


  蛇男听到命令,立刻运起数条淫蛇,把玛利安的头、腰和四肢卷起,然后带到自己面前。现在我们才可以见到
蛇男的本体:只有面部和上半身是人形的,头发、四肢和下半身是由蛇所组成的怪物。


  波洛夫走到被蜘蛛网黏着的安娜跟前,伸手握着她两个奶子把玩起来,复又举头向天花板的暗处问道:「蜘蛛
男,你有没有奸过她?」


  一把古怪的声音传来:「父亲,我只是迫她吞我的阳具,没有操她的屄。」


  「好,让我快活过后,就把她给你玩个饱,我也许久没有看过你的蜘蛛三重奏了。」波洛夫回头看着在眼前不
断挣扎的安娜:「好,今次不用双屌,我要用『连射炮』。但是在此之前,我要为你送上一份礼物──我的淫蛊。」


  他向后面的蛇男作了个手势,一条淫蛇就咬着一颗药丸过来放在他的手上,「小蛇,你小心点,吞了可麻烦。」
波洛夫讪笑道,然后把药丸送到了安娜的嘴边:「吃了它,你会十分快活的,连玛利安那嫖子也吃过了,现在多淫
荡!」


  当然安娜怎会这么容易就屈服,她总是不肯把嘴张开。


  「我早就料到会遇到你这种女人,你以为不吃入口就没问题了吗?白痴的女人。」忽然波洛夫用指甲切开了安
娜的脉门,把药丸用手指磨成粉末,撒进她的血液里,「蛊毒直接入你的血是最快的。」然后他又向蛇男打了手号,
安娜和玛利安突然急速呻吟起来。


  「啊……我的小穴……啊……波洛夫,你快插我吧,不要叫我的小穴空空洞洞的。」


  原来刚才波洛夫示意蛇男打开了地下室的「环回立体声哨子系统」,听不到的哨子声从四方八面传透整间地下
室。玛利安吃了淫药,安娜则中了淫毒,淫蛊正把这些药和毒的效果强加起来。在蛇男手中的玛利安的身上所有洞
穴已经插满了淫蛇,嘴巴、乳沟、阴部和肛门也有淫蛇在运动。在蛇的鳞片摩擦刺激底下,玛利安的淫乱本性尽露,
不用蛇男用力,她的双腿也自动地打开来,淫水像河流般从阴道和肛门流出来。


  超级发情的安娜在蜘蛛网上激烈地挣扎,但也弄不破坚固的蜘蛛网。爱液已经由她的阴道流到脚趾尖滴在地上。
她在狂叫道:「波洛夫,求你插我,你要我做什么我也照做好了。」


  「我是个仁慈善良的人,你要我用什么插你,插什么地方,请你清楚告诉我吧。」波洛夫的双手在挤弄安娜的
双乳,舌头又在她的乳头上爱抚着。


  「请你用……干我的小穴。」虽然安娜淫性大发,但仍然保持一点羞耻心。


  「还未够,你还未够淫荡。蛇男,把淫酒拿来灌她喝。」


  于是,淫蛇把一大杯玛利安也喝过的淫酒灌给安娜喝。


  「现在怎样,用什么插什么?」


  「啊……请用哥哥的大阴茎……操我的淫穴吧!我的屁眼也要,两个淫穴都要……快操我吧!」安娜在淫酒催
情下,终于变回奸死小佩时的淫妇。


  「蜘蛛男,把她放下来,我要操这母猪。」


  蜘蛛男连忙吐出一些液体,使到蜘蛛网化开了,安娜从上面掉下来。安娜甫一着地就扑向波洛夫,双手掏出他
的阳具,今次不是马屌,又不是虎屌,而是波洛夫刚才说的「连射炮」。


  外表平平无奇的「连射炮」是波洛夫结合魔法和机械的新发明,在它里面装有涡轮加速器,最快可在每秒钟抽
插一百次,而且并不消耗使用者体力。再者因为它是机械的关系,使用一段时间后,炮身就会生热,虽然过热会使
机械损坏,但微温可以更加刺激女人的阴道。祭司长波洛夫的白魔法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单是可以自由切换
阳具的技术是前无古人的。


  波洛夫把安娜的手拨开,捉住她的脚踝,把她的下半身揪起来,然后由上而下的把「连射炮」插入安娜的屄中,
「这叫『打桩机』,看我怎么操爆你。」说罢,波洛夫利用意志启动了「连射炮」,炮身开始不断伸缩,伸的时候
可以顶到安娜的子宫口,缩的时候几乎走出了阴道。


  「连射炮」开始时是以每秒十下的速度抽插,等到安娜的阴道做好了热身,波洛夫慢慢地加速起来。十五下,
二十下,三十下……到了每秒五十下的时候,安娜已经享受了五次高潮。然而在淫蛊、淫毒和淫酒的影响下,她的
阴道仍然不断流出水来,所以尽管「连射炮」到了五十下,她的屄仍然忍受得住。


  波洛夫用这个速度维持了大约三十分钟,然后再开始加速了。


  「啊,好热,我的阴道要烧着了喇!」速度快了,「连射炮」的温度开始高升起来,连波洛夫也感到有点难耐。
到了每秒钟八十下时,安娜开始不断痛苦地挣扎,因为她的小穴被插得生烟了。


  「好吧,到此为至。」


  「连射炮」在安娜体内射出了许多白色的液体,但这并不是精液,机械并没有精液的,这是一些散热剂,可以
帮助炮身散热,当然这些散热剂也为安娜减少了痛苦。


  安娜虚脱似的趴在地上喘息着。


  「很好,原来你这个嫖子淫起来是这样好操的。我决定改造一下你,让你成为我的第一性奴!」波洛夫的淫笑
传遍地下室。


  另一边厢,蛇男也把玛利安操得死去活来,但是蛇男却出奇地温柔,至少被操的玛利安的身体并没有伤痕。百
首蛇男没有害伤王后,这原来跟它的本来身分有莫大的关系。


  忽然,地下室门外有声音传来:「主人,奥云有消息给你。」


  「蝙蝠男,拿过来。」波洛夫向门外的人道。跟着,称为蝙蝠男的人把一封信交给波洛夫。


  波洛夫把信看完后,就怪叫起来:「好,好得很,奥云你这混蛋。蝙蝠男,你把淫蛊和淫酒,还有哨子,在两
日内带到奥云那里。明白吗?」


  「完全明白,小人就去办。」说罢蝙蝠男飞快地离开地下室。


  究竟王叔奥云和波洛夫有些什么关系?而蔷薇亲卫团的美女又会有什么遭遇呢?


  第四章。奥云的阴谋


  「岂有此理!」在一个偌大的宫殿里,坐在王座上的男人狂吼道,回音传遍整个大殿。「波洛夫这个老不死,
居然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不可以再等,约瑟,快准备兵马,我要出兵攻打波洛夫,为我的哥哥夺回佩尔斯。」
男人向站在旁边的一个少年人道。


  「父皇,孩儿明白了,我现在就去办。」说罢,这个叫约瑟的少年向他的父皇微笑了,他笑得很阴险。而坐在
他面前的男人也以同一样的微笑回应他。


  「奥云叔叔,谢谢你的帮忙,我代表雷奥家的人感谢你。」说话的是大公主广子。「广子,不要这样说,我是
你们的亲叔叔,你们有困难,我怎可以不理。」


  奥云且说且向广子走来,他拍着广子的胳膊,道:「你们走了三天的路,应该很疲倦了,你们先休息一下,其
他事明天再说。」


  「但是出兵的事……」圣剑队队长飞雪忍不住道。「飞雪队长信不过本王吗?」


  奥云的声音严肃起来,因为他知道飞雪只是区区一个队长。「王叔,她不是这个意思。请不要见怪,她只是担
心玛利安王后的安危吧。」丽连忙道。「都是圣武队的丽队长像样。」奥云白了飞雪一眼。


  「好吧,我们都去休息。」广子道,「叔叔,我们都相信你,蔷薇亲卫团会尽力帮助你。」「好,广子真是又
漂亮又聪明。」奥云色迷迷看着广子丰满的胸部。广子见状连忙道:「叔叔,我们先退下。」她和众人立刻离开了
大殿,到奥云安排给她们的大楼去。


  「广子,你的胸部,还有你的小穴,都是我奥云的,你逃不了。」奥云看着广子远去的背影,淫笑起来。「蝙
蝠男,不用躲了,快出来。」他高声呼叫道。


  在大殿的天花上,忽然有一个黑影跳下来,一个身材瘦削的黑衣男人站在奥云面前。「王叔,你打算怎样做?」
蝙蝠男的声音高频率地道。「我自有分数,不用你多管。」奥云冷冷地道,「今次我要干一场好戏给我那个不知所
谓的哥哥看,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哈哈哈……」狂笑声响遍整个大殿。


  晚上,广子的房间。圆桌旁坐着四个人,广子、飞雪、圣剑队的爱丽斯和凯。


  「已经过了三天,玛利安王后和安娜将军仍是音讯全无,我很担心啊。」广子神情忧伤地道。「大公主,安娜
将军身手不凡,她一定可以把玛利安王后救出来的。


  不若你早点休息吧。」飞雪道。「就是嘛,大公主,休息吧。」爱丽斯和凯也同声道。「无论如何,我们圣剑
队也会好好的保护公主。」「谢谢你们。」广子终于也笑脸再展。


  忽然,奥云的儿子约瑟在门外求见。凯刚把门打开,约瑟立即走到广子面前道:「广子皇姊,父王捉到了一个
探子,请你到大殿看一看是不是波洛夫的手下。」这个约瑟是奥云的次子,年约十七岁,所以他把年纪大他两年的
广子称作皇姊。「好的,我们跟你去。」广子对奥云完全信任。


  在大殿里,士兵把一个瘦削的男人按在地上,这个男人已经被折磨得不似人形。坐在王座上的奥云看见广子和
飞云等三人来,连忙走到大殿门口迎接。「广子,刚才我在书房部处攻城的事时,在窗外发现了这个男人,你来看
一看他是不是波洛夫的手下。」他把众人带到那男人跟前,「掀起他的头,让公主认人。」


  按着男人的士兵连忙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掀起来。


  「奥云,你出卖波洛夫大人……」在遭受虐打后,男人的声音变成很微弱,但音调仍然很高。「我还在这探子
身上找出了这瓶淫药。」奥云把手上的小瓶子递给广子看,「你见过这个男人和这瓶药吗?」


  「没有,我不认识他,波洛夫身边没有这样子的人。」广子斩钉截铁地否认。


  「既然这样,我看都要向这个探子逼供一下了。你们快拿刑具出来。」奥云命令士兵准备行刑。「广子,你们
过来这边坐好,看叔叔怎样叫这个该死的探子把波洛夫的一切供出来。」


  不一会,男人已经被架在一个十字架上,四肢被一些植物的藤缚着,动弹不得。奥云拿起手上的棒子使劲地打
在男人的身上,「说,是不是波洛夫要你来探听我军的动静?」「奥云,你不得好死。」男人的眼睛瞪着奥云,把
奥云瞪得十分不自然。「哼,你继续口硬吧。来人,给我打。不要打要害,只打些痛点。」


  奥云坐回王座上。


  「飞雪,我不想再看了,他们很残忍。」广子心地善良,从少至大也不曾看过像面前的严刑逼供,自然受不住
犯人的嚎叫。「好吧,我们走吧。」飞雪回应道。


  奥云看到广子离开了座位,连忙道:「广子不要走,刚才的是前菜,现在的才是主菜,我一定要他说出玛利安
王嫂的情况。」他提到了玛利安的事,广子自然有兴趣,尽管不想看到这种残忍的事,她仍然留下来继续看。


  奥云示意士兵停手,「你是一个好汉,我就用对付好汉的方法。」「我是不会背叛波洛夫大人的。」男人用几
乎听不到的微声说。「你刚才不是收起一些淫药吗?我也很想知道那些东西有没有效。人来,把他的药还给他。」


  说罢,几个士兵把波洛夫的淫蛊和淫药全都喂了给这个男人。「好,约瑟,把露儿叫来。」奥云吩咐后,约瑟
立即出去了。


  不消一刻,男人的皮肤开始发红起来,下面的肉根也涨起来,把薄裤子也弄破了一个洞。「奥云,你好卑鄙呀!」
男人咆吼起来,他使劲地挣扎着,肉根也随着他的挣扎左摇右摆。


  大殿门口忽然来了一个女郎,「王上,你召我来有甚么吩咐?」奥云听见了,便道:「露儿,过来,本王要和
你干呀。」女郎一听「干」字,立刻加快脚步走入了大殿,来到奥云面前。奥云也不等她停步,已经走过去把她身
上的衣服脱光了。「王上,不要这样子吧。」女郎娇嗲道,她的双手也忙着把奥云的裤子脱下来。


  他们二人就像目空一切般做着大胆的动作。这些事看在广子的眼里,使她羞耻得低下头来不敢看。飞雪和其余
二人也不屑奥云荒淫的行动,把脸别过去不看。


  虽然她们不看,但是士兵们看得入了神,因为露儿是奥云的妃子,也是整个奥云城最美丽的女人。她虽然没有
玛利安王后那种高洁脱俗的气质,但是她的身材和样貌却可以相比。天使的脸孔,金色的长发,挺拔的乳房,粉红
色的乳头,上半身已经极迷人,而下半身亦叫所有男人的小弟高举致敬,整齐的金色耻毛,粉红色的阴唇不断一开
一合,像她的樱桃小嘴一样呻吟着。


  露儿跪下来,用小嘴把奥云的家伙吸啜起来。而奥云看着广子的反应淫笑着,他心想:小婊子,就快就到你跪
着求我操你了。


  架在十字架上的男人看着面前的男女口交着,他的肉根已经高举到贴着肚皮,他的双眼盯着露儿的乳房,龟头
开始流出一些分泌。


  忽然,奥云用手按着露儿的头,示意她停止,然后道:「露儿,你看到这位先生吗?你看他的小弟为你涨得快
要爆了,不若你用一双大肉球服侍一下他吧。」


  露儿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她走到男人面前跪下来,用双手托着肉球,夹着男人的肉棒,上下磨擦着。


  「啊…,不要停…」男人舒服得昂起头叫道。然而,正当他享受着的同时,奥云忽然叫道:「停,露儿过来,
让我跟你的小妹打个招呼。」露儿立刻停止了跟男人的乳交,走过奥云的身边。奥云坐回王座上,露儿就背坐在他
的大腿上,她的臀部正好抵着他的小弟。奥云把她的脚踝架在王座的两边的椅柄,用双手张开她粉红色的阴唇,然
后对男人说:「你想不想她用这里招呼你的小弟?」男人连忙点头。「那我来问你,你要老实回答,你是不是波洛
夫的手下?」


  男人低下头想了一数秒,点了一下头。「我不知道你点头的意思,开声告诉我,你是甚么人?来这里做甚么事?
实话实说,不然我就不让你干这个小穴。」


  奥云且说且把右手的食指插进露儿的小穴里。


  奥云的食指不断抽送,露儿被插得不断呻吟。这些淫声荡语进入了男人的耳中,变成了最狠的刑具。「我叫蝙
蝠男,是波洛夫大人的探子,今次来是要……」


  「我提醒你,要说实话。」奥云强调道,然后他瞥了广子一眼,看看她的反应。


  广子的耳根已经红得像烧红了的铁一样,因为她从未见过如此放荡的场面。


  「我今次来的目的是要打探奥云城的情况。」蝙蝠男终于把「实话」说出来。


  奥云明白广子只关心玛利安的事,于是他问道:「你知不知道玛利安王后现在在哪里?」「他在王城的地下室
里。」「你们把我的母后怎样?」广子忍不住问道。


  「广子,你冷静一点,我会问他。」奥云表面上劝广子冷静,其实他担心广子乱问问题坏了事。奥云续道:「
玛利安王后的情况怎样?」「波洛夫大人……」


  「不要叫他作大人,要叫他作那狗贼,明白没有!」「那狗……那狗贼把王后和安娜将军强奸了,而且他打算
把她们变成性奴,好控制整个佩尔斯王国。」


  「佩尔斯的军力如何?」「我不知道,我只是波洛夫大……那狗贼的手下。」


  蝙蝠男已经完全受制于奥云的淫威底下。「好,你不知道就算了。」说罢,奥云把自己的肉棒放进露儿湿透了
的小穴。「你说让我屌的!你骗我!」蝙蝠男知道自己受骗了,奥云是绝对不会让他操自己的女人。


  奥云和露儿不断干着,蝙蝠男的肉棒亦不断充血,而且血开始由龟头流出来。


  「奥云,你不得好死!」蝙蝠男痛苦地挣扎着,然后望向广子那边:「大公主,波洛夫大人不要杀王后,但你
要小心这奸狗。」


  「闭嘴,胡说八道!」奥云右手凌空一劈,打出一记风刀把蝙蝠男的直立的肉棒切断了。血不住地从断了的肉
棒流出来,不一会,蝙蝠男已经全身发紫,失血过多而死了。


  广子知道母后被奸污了,又看到这触目惊心的情景,一时忍受不住昏死过去。


  飞雪连忙扶着她,告辞了正在交欢的奥云,回到房间。


  奥云继续抽插着露儿,心想:蝙蝠男这样说一定会令飞雪起疑心,我一定要先处理这个女人。


  接着,他使劲地狂插露儿,发泄着心中对飞雪的不满,然后在忿怒中把精华灌进露儿的子宫里。


  第五章。乐乐虫


  奥云杀死蝙蝠男后第三天。不出奥云所料,圣剑队聪敏的飞雪队长开始产生疑心。在广子的房间内,爱丽斯和
凯正拦着飞雪。


  「你们快放开我,这是命令。」飞雪叫道,「我要去问清楚奥云究竟有没有出兵的决心?还是在计谋些甚么?」
「队长,你还是耐心等一下吧。况且大公主也没有吩咐我们这样做。」爱丽斯道。


  「就是嘛,不若先问一下大公主的意见吧。」凯也劝道。「问有甚么用?大公主现在正和那个奥云一起游花园。
再者,她现在相当信任奥云。但我仍然觉得蝙蝠男死前所说的有点可信,正所谓『人之将亡,其言也善』,我认为
奥云也不是好人。」奥云当天淫乱的片段在飞雪脑海中浮起,「干甚么?居然记得那些不堪入目的事。」她心里暗
骂。


  在爱丽斯和凯两位情同姊妹的队员劝阻下,飞云打消了向奥云大兴问罪的念头。


  就如飞雪所言,广子正在跟奥云一起在奥云城的大花园里散步。说实在的,广子很喜欢这位叔叔,因为在她的
小时候,父亲已经离开了佩尔斯,而奥云却时常到王城探望照顾她,所以她或许已经把他当作了父亲一般。但是,
在奥云心里,对广子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奸淫。


  「广子呀,你的胸部真的很大,你的皮肤很滑,我很想你处女的小穴呀。」


  奥云钭视着广子的胸部,心里充满了歪念。「王叔,是不是有甚么在我的脸上?


  为什么你这样的表情?」广子自少受到王室和玛利安的礼教,所以心地很纯洁,对别人并没有太大的疑心,再
者奥云在她的心目中就如父亲,她从不怀疑他对自己的感情。


  「没甚么,广子,你的鞋子脏了。」奥云道。听罢,广子立刻弯低身看过究竟。就这个动作,奥云的瞳孔放大
了,裤子下面的小弟也放大了,因为当广子弯低腰时,低胸的礼服把雪白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沟完全暴露出来。


  「天啊,我忍不住了。」面对这样的美女,奥云就有着哥哥雷奥的性格,色心大起,「不行,忍无可忍,仍须
再忍,现在把她奸了就坏了大事。」奥云用最大的努力把自己的欲火抑制住。


  「王叔,我的鞋子没有脏呀」广子纯真地道,她压根儿没有想过她的胸部的吸引力有多大。「或许是叔叔看错。
啊,我记起有点事要做,要回去完成,我们走吧。」奥云托词离开,其实是想找个地方发泄性欲,而最理想的地方,
当然是露儿那里了。


  露儿是个天生的淫娃,她未成为王妃之前已经跟很多贵胄苟合,而当她成为王妃后,仍然没有改变这个习惯,
但明显比以前少了,因为奥云一个已经可以满足她的性欲。


  当露儿见到奥云之后,立刻带他到浴室清洁。她用肥皂涂满全身,然后用身体不断地擦向奥云。她柔软的身体,
加上肥皂的润滑,立刻把奥云的性欲引出来。


  「今天我要操你后面的洞。」奥云且说且把肥皂涂在肉棒上,令到肉棒润滑起来。而露儿的菊门亦不是第一次
被人操了,她表现得很自然地像狗般爬在地上,把后面的小洞对着奥云。


  奥云粗大的肉棒也等得不耐烦,立刻整根没入露儿的小洞里。由于肥皂的润滑,插入的时候非常顺利,而且插
得极深。跟着,奥云开始前后的插动着。肚交并没有为露儿带来任何痛楚,因为她的菊门就像前面一样,已经被屌
过上千次了。


  在肚交的同时,奥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他的右手绕过露儿的腰肢,抚摸着她的阴核和屄,而左手握着她的巨
乳不断揉弄。三重性刺激不断攻击着露儿,她的呻吟声愈来愈大,把整个浴室也充满了。


  奥云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他喜欢在做爱时谈政事,这次他向露儿道:「你知道本王近来很烦恼嘛?」「啊…
你想强奸…啊…那个广子嘛。快点…」「不,我要奸她随时也可以,我是烦恼着如何对付她身边的高手。」「你说
…啊…大力点…那个飞雪的女人吗?」「没错,她的疑心很重,而且很聪明,我怕她会坏了我的大事。」「不要只
顾着说,大力点快点,你的手不要停,啊…很好…」「露儿,你有没有办法?」


  奥云把露儿抱起,改了姿势,变成了她坐在他的大腿上面。「对付女人,你不是有一件厉害武器吗?」「甚么
武器?」「你不是也用来对付我吗?」「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的腰快用点力,你的屁眼好紧呀!」「没有心肝的,
你不记得在我的子宫里有甚么吗?」


  「你说『乐乐虫』?」奥云忽然停了下来。「你干甚么停了下来?快操我!」


  奥云把在肚门的肉棒抽了出来,复又插进前面的小穴里。「啊…太棒了…加速吧…没错,我是说『乐乐虫』,
放它入女人的子宫里,每七日就要用它的主人的精液喂它一次,不然它就会刺激那个女人的性欲,令到她不停跟男
人交欢,直到死为至。」「虽然这是个好办法,但我如何把它放去飞雪的子宫里?」「笨蛋,你做不到,我做得到
嘛。」


  「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真是我的心肝宝贝。」奥云且说且加速,因为他已经忍不住要泄了。「现在给你
喂『乐乐虫』啦!」说罢,将所有精液直射入露儿的子宫里。


  第六章。大义灭亲


  奥云决定「乐乐虫」毒计后的第二天晚上,有三个人在奥云的房间里。其中一个当然是房间的主人,而另外两
个人,就是露儿王妃和圣剑队队长飞雪。


  话说当日露儿在跟奥云共赴巫山和计划毒计之后,就收买了一个照顾飞雪日常事务的侍女,着她在飞雪沐浴时
把一条「乐乐虫」放在池水中。「乐乐虫」喜欢住在女人的子宫里,因为那里有最适合的温度和它最爱的食物──
男人的精液。


  于是「乐乐虫」发现了有女人在池水中时,就飞快地钻进飞雪的阴道,直入她的子宫。这样,露儿就轻而易举
地把奥云交给她的任务完成了。


  而在这天晚上,露儿就走到飞雪的房间,把「乐乐虫」的事告诉她。起初她是不相信露儿的话,然而当露儿叫
她抚摸一下阴部检验时,在子宫里的「乐乐虫」


  忽然产生了极大的反应,不断刺激她的子宫,使她立刻欲火焚身。这个时候,她必须要找男人解决性的需要,
于是她就只有跟露儿来找「乐乐虫」的主人──奥云了。


  「我的飞雪队长,你好吗?」奥云故作轻挑,「你的面色不太好,想要男人吗?」「奥云,你想怎样?」飞雪
的性格固执坚强,不容易屈服。「唉,飞雪,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你想我怎样呀?」「哼,你以为用这种毒计就可
以叫我出卖公主吗?我不是蝙蝠男,才不会被性欲控制。」


  「哦,是吗?」忽然奥云用闪电般的速度走到飞雪的背面,然后用关节技把她的四肢锁着。飞雪即时变得动弹
不能。「露儿,你替飞雪队长解决一下性需要吧!」奥云示意露儿替飞雪手淫。


  露儿连忙行动,她的红唇贴在飞雪的粉颈上不断地吻,同时她的双手不断揉弄着她的双乳。飞雪的胸部虽然不
及广子的大,但也不少,露儿的手掌也差一点不能完全掌握。


  接着露儿把飞雪的衣服脱掉了,没有衣服的束缚,她的乳房就像挺了出来的。


  长时间在室外练剑的关系,飞雪的皮肤比较黑,然而因为她是穿着衣服练习,所以她的乳房仍然保持着白里透
红的肤色,而且反映得两颗红色的小樱桃更加娇艳。


  露儿的舌头不断在飞雪的两颗小樱桃上打转,小樱桃在刺激也慢慢地变硬起来。于是露儿就笑道:「飞雪队长,
你口是心非啦,你看你的乳头直立起来了,你一定很想要吧!让我看一看你下面的口是不是一样会说谎。」说罢,
她伸手到飞雪的阴部,隔着裤子抚摸着她的阴部。「我感觉到有点湿湿的。让我把你的裤衣脱下来看过清楚。」


  露儿用刀子把飞雪的裤子划破,脱了下来。「你看,这是甚么?透明的,又黏黏的,味道有点咸,飞雪队长,
你知道这是甚么吗?」露儿把带有飞雪爱液的裤子递到她的面前。「飞雪队长,你下面的口出卖了你,它说很想要
男人的肉棒呀!」说罢,露儿把手指插入了飞雪的阴道。她的阴道早就受到润滑,所以露儿的手指轻易进入了她的
屄。


  再次受到外来的刺激,子宫内的「乐乐虫」以为有男人进入,于是作出回应的不断内部刺激子宫和阴道。飞雪
受到这样的性刺激,终于忍受不住呻吟起来:「啊…停手…我不会…屈服的…啊…」


  「是吗?不屈服吗?」露儿把更多的手指插入了飞雪的阴道,而且加快了抽送的力度和速度。于是体内的「乐
乐虫」为了回应外面的刺激而作出更加大的内部刺激,飞雪感到整个子宫和阴部热起来,而且好像膨胀了似的。淫
水从飞雪的阴道里愈流愈多,就像江河缺堤般涌出来。


  飞雪整个身体好像燃烧,浑身无力。而奥云见状亦不再锁着她的四肢,他一放手,她就整个人仆在露儿身上,
把露儿压在地上。「我也忍不了。」奥云看见飞雪已经如此性欲高涨,急不及待要操她。他连忙脱下裤子,把已经
变得粗大的肉棒抽出来,对准压在露儿上面的飞雪的屄插入去。


  【完】